蘇格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葛比翁身上。

葛比翁卻一副並不急於攻擊的樣子,先是看看手中的長刀,然後揮手一甩,將長刀紮入一根樹乾中,緩緩道:

“我忘記了你的名字了,但是你給我留下的印象依然深刻,你會惡魔之語,可以控製惡魔領域的超凡武器,是這樣的,對嗎?”

不等蘇格回答,葛比翁就笑笑,接著說:

“我叫葛比翁,異種領域的,原屬於一個名叫‘荊棘’的組織,也是在那個組織的幫助下,才成為的超凡者。”

“不過後來,我覺得那裡很冇意思,就自己脫離出來,之後去過威爾克隆群島,去過伊格恩,然後是這裡。”

“相比起來,陸地上比大海要有意思得多,也更方便我使用‘變形者’的能力,你知道的,一艘船上,隻有那麼多人,即便擁有變化的能力,也冇有合適的機會。”

“我喜歡這種感覺,感受生命流逝的同時,從人類眼底所透露出的那股恐懼,那是最美的藝術,不是嗎?”

說到這裡,葛比翁停下來看向蘇格,揚揚眉,等待著蘇格的回答。

“這是在享受玩弄獵物所帶來的成就感嗎?”蘇格低聲道。

“不不不,”葛比翁搖搖頭,臉上閃過一絲古怪的神色,連忙用手按住自己的脖頸,使勁揉搓之後,才恢複平靜,接著說道,“你是第一個,會讓我出手兩次的人,所以我認為,有必要進行這些禮儀。”

葛比翁端詳著蘇格的表情,皺皺眉,表示不理解,隨之歎了口氣,說道:“冇意思,還是算了吧,儘快解決這一切,我還等著去費倫呢。”

“去哪裡?”

蘇格微微一驚,還冇等問仔細,就看到葛比翁對自己直衝而來。

此時二人正身處一片茂密的森林中,橫生的樹葉和枝乾起到了很好的阻礙作用。

蘇格隻是側身一閃,就移到一旁的一顆大樹後麵,完美地避開了葛比翁的攻擊。

葛比翁隻是露出一個微微驚訝的表情,似乎是對蘇格的動作感到非常意外,接著露出瘋狂的笑容,揮著狂風暴雨一樣的拳頭,繼續追趕過來。

蘇格一邊利用地形的優勢躲閃,一邊注意著葛比翁手中的動作。

依照之前的情報分析來看,此時的葛比翁,除了那柄失去力量的長刀,應該冇有多餘的超凡武器可以使用,那個可以利用密室進行空間穿越的超凡武器,也被封印在列伊努教堂地底。

在這個基礎上,從“異種”領域的能力來分析,位階十的“畸形者”和位階八的“變形者”,都無法給葛比翁提供直接的攻擊手段,蘇格此時所需要防備的,隻有位階九“黏液”的能力。

至於這個能力,蘇格早就有過深刻的體驗。

想到這裡,蘇格的自信越發強烈,一種可以戰勝對方的自信,從他心中慢慢升起。

隻要防備他隱藏起來的超凡武器就可以了……蘇格心中一定,藉著後撤的力量翻滾,順勢在地麵上按下一掌,迅速後退。

葛比翁依然保持著猛烈的進攻,跟隨而來。

蘇格盯著某處地麵,在葛比翁路過的時候,打出一個響指。

葛比翁一愣,連忙用雙手護在身前,但是周圍安安靜靜的,冇有絲毫變化。

“哈哈,”葛比翁慢慢放下雙臂,“誤導?進步很大。”

“當然,但是不是誤導,就需要你自己判斷了。”

蘇格說完,默默使用了星光破碎的能力,將留在葛比翁腳下的那個星光標記引爆。

隻是一個小小的爆炸,聲音輕微,力量甚至無法對葛比翁產生威脅,但卻勝在出其不意。

突然濺起的一小片枯枝落葉,吸引住了葛比翁的注意力,而蘇格抓住了這個空當,將位於葛比翁左側不遠處的那個星光標記,再次引爆。

又是一次意外的星光破碎。

葛比翁的臉色終於發生了變化。

這股打在身上幾乎都不會造成任何傷害的能力,卻讓葛比翁不得不認真起來,因為他不知道,有了之前的幾次試探,下一次的星光破碎,會不會出現更強大的威力。

想到這裡,葛比翁神色一凜,腳下生風,向蘇格的方向迅速逼近。

蘇格早就料到葛比翁的舉動,一邊在樹林中輾轉騰挪,一邊連續使用著星光破碎的能力。

一個又一個星光標記被做好,一個又一個星光標記被引爆,蘇格的臉上始終風輕雲淡,似乎這一切,對他來說隻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

可是在接連的星光破碎中,葛比翁的耐心,終於見底了。

“哼,”葛比翁冷哼一聲,“小聰明。”

說完,一團團黏液開始出現在葛比翁掌心,飛甩出去,很快,一張由黏液組成的大網就鋪張開來,一點又一點,蠶食著蘇格的行動空間,將他逼入角落。

又一道星光破碎出現。

葛比翁下意識地渾身一顫,臉上露出怒容。

忽然,樹影斑駁之間,一個手掌大小的黑影飛掠而去,直衝葛比翁的麵門。

葛比翁伸手一揮,將黑影截下來,低頭一看,發現是一塊再普通不過的石子。

“你就用這個?難道這就是你的殺手鐧嗎?”

葛比翁不屑地笑著,就在這個時候,眼前的景象忽然一變,不知從何而來的漫天星光,占據了他所有的視野。

葛比翁突然慌張起來,使勁甩著頭,卻無法將那股星光逼退。

突然失去視覺,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來說都是致命的,葛比翁知道這一點,也知道在自己眼前被星光占據的這段時間,對方會隨時出現,併發起致命的攻擊。

葛比翁大喝一聲,雙手猛然合攏,凝聚出大團的黏液,揮向四周,將自己完全包裹在裡麵。

僅僅是十幾秒的時間,葛比翁卻覺得格外漫長,直到眼前的星光消失,周圍的景象重新變得清晰之後,那個瘋狂的笑容,才逐漸攀上嘴角。

“不過如此。”

葛比翁冷哼一聲,扭頭四顧,卻冇有發現蘇格的身影。

一道星光破碎出現在葛比翁麵前不遠的地方,但激起的砂石,卻冇有半點攻擊力。

突然,彷彿感覺到什麼一樣,葛比翁看向自己的頭頂,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從高處落下。

“黏液網,我倒想看看,你準備怎樣突破,就用那個連石頭也打不碎的爆炸嗎?還是像魔術一樣的小幻覺?”

“當然不是這些。”

蘇格感受著胸口的灼熱,雙手一揮,飛射出十幾道黑紅色的火焰。

來自惡魔的火焰附著在黏液網上,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響,蘇格的動作卻並未因此而停下來。

他打了一個響指,一旁的樹乾之上,產生了一道即使在白天也非常明顯的星光破碎。

樹乾的表麵炸裂,一道豎長的黑影被彈起,盤旋著飛向空中。

蘇格調轉身體,在空中穩穩地握住。

下一刻,那柄鏽跡斑斑的長刀上麵,猛地騰起一人高的黑紅色火焰,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從葛比翁的上方當頭劈下!

這是葛比翁在一開始放棄的那柄超凡武器,而蘇格看到對方的動作後,心中就隱隱產生了一個大膽的計劃。

所有的星光破碎,甚至於最後的星光幻覺,都隻是陷阱,目的就是為了讓葛比翁開始焦躁,並且把戰場引回最初的地方。

此時葛比翁的周圍,有著無數的黏液,這些原本打算封住蘇格的手段,卻變成了束縛住他自己的陷阱。

熊熊燃燒的烈焰帶著詭異的黑紅色,將葛比翁的瞳孔映照得熠熠生輝。

葛比翁看著從天而降的蘇格,彷彿看著某件心愛的藝術品,嘴角勾起來,露出一個瘋狂而沉醉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

在一陣狂笑聲中,燃燒著火焰的長刀,輕而易舉地突破了層層黏液網,從葛比翁頭顱中間,一劈而下。

全身的力量用儘,蘇格鬆開了手,順勢滾落在一邊,在地上掀起一片枯枝爛葉後,緩緩停了下來。

“呼,呼……”

蘇格大喘著氣,看向那個腦袋上嵌著一柄長刀的身影,在發現葛比翁雙手頹然下垂之後,終於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撕扯著身上的黏液絲。

••••••

約克市,碧藍廣場。

昂都站在地上,身後的半透明光翼早已消失不見,而麵前不斷盤旋的黑色風暴,似乎隻是減弱了那麼一點點。

昂都喝掉一瓶補充靈性的藥劑,狠狠地摔在地上,大聲吼道:“冇有人來增援嗎?”

納克站在昂都的身後,不斷地給昂都麵前那個搖搖欲墜的屏障進行補全,也大吼道:“很快,奧格海馬大主教應該很快就到。”

昂都很少見地往地上啐了一口,接著於雙手中各自凝聚出兩柄金光閃閃的長矛,向麵前的風暴全力投擲而去。

“撐住啊,一定要撐住。”

昂都麵容冷峻,不知道對誰說著。

••••••

約克市,佛埃爾公館。

“降靈人”符咒的力量幾乎用儘,但塞林的臉上,卻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神情。

一個蓄著鬍鬚,鼻子很大,身穿天空教會教袍的人影緩緩走來,最後在塞林麵前站下,用溫和的聲音說道:

“辛苦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吧。”

塞林點點頭,指著南邊的異象,“昂都還在那邊,除此之外,切茜婭也拜托您了,奧格海馬大主教。”

奧格海馬點點頭,看到塞林掙紮著起身的模樣,驚疑道:“還要做什麼?你現在必須立刻接受治療才行。”

塞林搖搖頭,指著西北方,“我的同伴還在那裡,我必須去支援。”

說著,一道微弱的光芒在塞林背後展開,彷彿蝴蝶殘破的翼,緩緩扇動。

“還請您幫助約克市,度過這次劫難,奧格海馬大主教。”

塞林說完,利用“降靈人”符咒最後一點力量,騰空而起,向西北方飛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