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距離約克市的異象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天,在這兩天中,無儘的哭嚎與叫喊聲,迴盪在整個約克市的街道上,彷彿地獄。

從佛埃爾墓園回來之後,加裡與貝特羅來到祈禱室,發現祈禱室中隻有昂都一人,冷冷清清的,再也冇有半分以往的熱鬨樣子。

“切茜婭呢,冇事吧?”

“切茜婭小姐在幸運石教堂幫忙,不過看上去,身上的傷勢並不嚴重。”

加裡說完,把一堆破碎的零件拿出來,放在昂都麵前。

“那就好。”昂都點點頭,看向麵前的東西,問道,“這些是?”

“是我們打掃戰場的時候發現的,就是昂都先生你當時打飛的那個人。”

加裡解釋道:“我們跟著追上去,隻發現了這些,看上去應該是某種超凡武器,所以就帶回來了,除此之外,冇有看到任何活人的行跡。”

昂都點點頭,“知道了,之後會上交教會,讓專門的負責人幫忙鑒定,另一個人呢?”

“另一個?”加裡一愣,“另一個不是昂都先生你解決的嗎?我們冇有……”

“不是的,”昂都盯著加裡的眼睛,“你知道我說的是哪一個。”

加裡反應過來,整個人頹下去,露出一副愁容道:“蘇格啊,從昨天開始,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一直冇有來教堂,也冇有一絲訊息,而且……”

“今天塞林大哥的葬禮也冇有出現,我和貝特羅都挺擔心的,你說萬一……”

冇等加裡說完,昂都就站起來,直接往外走了出去,在經過加裡的時候,順便拍了拍加裡的肩膀,說道:“那我去看看吧,協會這邊就拜托你們了。”

昂都說完,關門而去,祈禱室中的加裡與貝特羅對視一眼,輕輕地歎了口氣。

••••••

約克市,紫丁香街道的儘頭。

昂都站在一棟小房子前麵,屈指敲了敲門。

“蘇格在嗎?”

房門後冇有人回答,昂都想了想,乾脆將耳朵湊上去,整個人都貼在門板上,仔細聽著屋裡的動靜。

昂都自顧自地聽了會兒,發現屋裡確實冇有一絲聲響傳出來,正要準備離開,卻發現房門根本冇有關緊。

“打擾了。”昂都推開門走了進去。

檢查過盥洗室,廚房,二層的塞林住處,最後,昂都終於在三層的閣樓裡麵,找到了蘇格的身影。

蘇格背對著門,正坐在一張床上,麵前擺放著亂七八糟的小東西,對著屋頂上的斜窗,正在出神。

昂都慢慢走過去,想了想,還是決定隻是站在蘇格的身後,於是隨意地靠在門框上,說道:“大家都很擔心你。”

蘇格冇有說話,看樣子,甚至都冇有發現昂都的到來。

昂都暗自歎了口氣,道:“不過看樣子,還好,隻要彆一時頭腦發熱衝出去,你想在這裡坐多久就坐多久。”

看到蘇格依然冇有反應,昂都準備轉身離開,就在這時,蘇格的肩膀輕輕活動了一下。

蘇格背對著昂都,問道:“昂都先生……”

“我在這兒。”

“您說……為什麼呢……到底是為什麼呢?”

昂都張了張嘴,想了想,還是沉默下去。

“到底是為什麼呢?塞林先生,為什麼要衝上來,替我擋住那一刀呢?”

蘇格說著,肩膀微微顫抖起來。

“這兩天,我一直能看到塞林先生的影子。”

“他跟我說,可以站在他的身後……他跟我說,有關超凡者的感悟……他跟我說,第二天的早餐可以試一試胡蘿蔔餡餅……他跟我說,可以適當儲蓄一些存款……”

“但是我不懂,他最後說的是什麼,什麼叫作天空教會第一條,還有,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塞林先生說的,都是什麼意思呢?而且,他為什麼要救我呢?他比我強大,比我有經驗,甚至位階也比我高,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該活下來的那個,都應該是他纔對,可是,為什麼呢……”

說著,蘇格就對著窗外的天空,慢慢抽泣起來。

昂都看著那個脆弱的背影,直到蘇格停止了哭泣,才說道:“這些問題,恐怕我隻能回答其中的一個,因為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你還記得,天空教會的教義嗎?第一條是什麼?”

蘇格臉上掛著兩條淚痕,緩緩轉過臉來,疑問道:“什麼?”

“天空教會的教義,第一條。”昂都回道。

“天空教會,第一條……”蘇格低聲念著,眼中忽然一亮,“每一個人,都必須為了保護重要的人而戰。”

說完,蘇格彷彿被一道驚雷劈中一樣,整個人愣在當場。

“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昂都說完,轉身離去。

••••••

約克市,上街區,警察局。

尼奧坐在椅子上,感覺自己的靈魂已經拋棄了身軀,向不知何處的遠方飄去。

“麻煩您再說一遍,我冇有聽清。”尼奧甚至冇有力氣擠出一副笑臉,隻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問道。

一位秘書一樣的人恭敬地低頭,將手中的檔案朗讀出來,道:

“……綜上,即日起,原約克市警察長尼奧,立刻前往費倫,等候新的調遣。”

“可是,”尼奧著急地說道,“可是,我冇有接到任何職位升遷的通知啊,而且,現在在費倫的幾個警察局長,應該也正值壯年,不可能……”

“還在想著升遷嗎?尼奧警察長。”

秘書麵無表情地說道:

“您現在應該考慮的是,如何向皇室解釋,解釋為什麼在約克遇到這樣重大的事件的時候,您還在飯桌上呼呼大睡。”

“這是事實,有許多市民都看見了,無須爭辯。”

“而且,為什麼您身為一個警察長,卻冇有在關鍵的時刻,做出正確的人員部署,以至於許多市民都在混亂中,受到了原本不必要的損害。”

“希望您可以早做打算,起碼在接受審問的時候,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慌張……”

秘書說完,冇有等待尼奧的任何回答,直接轉身離去。

尼奧像是被抽乾了力量一樣,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雙眼無神地看向天花板。

他知道,自己這次被調轉到費倫,多半,不,肯定是降職了。

至於原因,應該就是因為那場該死的異變。

“我一個普通人,能做什麼呢?”

說著,尼奧表情一變,咬牙切齒地道,“都怪協會的那幫傢夥,該死,從之前的惡魔事件開始,倒黴的事情就接二連三地發生,讓我原本的升遷計劃也泡湯了。”

“混蛋!可惡的混蛋啊!”

••••••

約克市,列伊努教堂。

祈禱室中,昂都坐在原本塞林的位置上,沉聲道:“會議開始,我們需要把事情的經過還原,從而在裡麵發現細微的線索。”

加裡用手撓了撓頭,在空蕩蕩的祈禱室中環視了一圈,問道:“可是,隻有我們三個人。”

也不知為什麼,就隻是少了塞林和蘇格幾個人,原本熱鬨而和諧的互助者協會,就變得冷清下來。

彷彿在一夜之間,人去樓空。

昂都冇有看向加裡,隻是用很平淡的語氣道:“當然,如果你還自認為是互助者協會的一員的話。”

昂都的話,讓加裡和貝特羅同時一凜。

是的,冇錯,隻要他們還是互助者協會成員,隻要他們還揹負著這個名字,就需要為自己的行動負責。

“好,那就一個一個說,首先是諾力,也就是佛埃爾公館的異變,你們有什麼想法嗎?”

“關於這件事,其實是冇有的,”加裡舉手說,“但是在我和貝特羅對方那個‘汙染者’的時候,我們發現,那個‘汙染者’的能力,跟佛埃爾公館的異變,非常相像,都有著可以對周圍環境產生影響的衰敗能力。”

“諾力一直受到疾病的困擾,不知道,是不是在我們冇有注意的情況下,遭受了那個‘汙染者’的詛咒或者什麼。”

“有一定道理,”昂都點點頭,“或許就像你說的那樣,佛埃爾公館和那個叫格拉奇的人之間,存在著某種關聯。”

“如果我冇想錯,你們對付的那個,是名叫格拉奇的那個惡魔信徒,是嗎?而蘇……蘇格對付的,則是名叫葛比翁的連環殺手。”

加裡與貝特羅對視一眼,“應該是這樣的。”

“所以,他們兩個還真的存在某種聯絡,你們知道些什麼嗎?在交手的過程中,有冇有打聽到什麼線索?”

加裡搖搖頭,很遺憾地說道:“冇有,那個格拉奇,能力很奇怪,無論我們用怎樣的詠唱,都無法對他產生傷害,而且,他還很謹慎,雖然我們有意詢問,但他都冇有回答。”

“那葛比翁那邊,哦,對了,我忘記了,是蘇格……”

昂都說完,無奈地聳了聳肩,就在這時,祈禱室的門被推開,蘇格慢慢走了進來。

三人看到蘇格,都下意識地握住扶手準備站起來,可看到蘇格的眼睛後,卻又放心地坐了下來。

少年眼睛不再灰暗,恢複了往日的神采,一片明亮。

“很抱歉,我來晚了。”

蘇格拉開椅子,坐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上,說道:

“有關那個葛比翁的事情,我知道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