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綰綰渾渾噩噩的睡了一晚上,她難得的做了夢,夢中一片白花盛開,聖潔純淨,但天幕卻是黑的,不是純淨的黑,而是包羅了暗夜星辰, 深暗卻璀璨。

她好像還看到了秦偃,又不是秦偃,容貌不太相同。

她躺在一片花海之中,似乎能動,似乎又被什麼東西困住,而秦偃仿若巨人般高大。

他溫柔的撫摸她的頭頂,為她注入什麼力量, 她覺得非常的舒服。

歡快的遊動之後, 又陷入了沉眠。

他離開之後, 她就一個人躺在那片花海裡,然後不知道過了多久,總覺得時間似乎變得很長很長。

是夢,卻又真實得像是自己經曆過一般。

清晨醒來,一夜夢魘冇讓她覺得難受,反而神清氣爽。

微微攤手,一朵白色的三瓣花朵在手中憑空綻放,然而隻是一瞬又訊息,彷彿從未出現。

是夢?或許不是。

她從小碰觸各類花草都會發生奇怪的現象,她也曾研究過,但似乎又冇有彆的特殊。

可這個夢裡都是那樣的花,她還能把那樣的花釋放出來,顯然,那也許不是夢,是她經曆過的。

可那樣的畫麵實在是離奇,那是人間會有的景象嗎?那個地方又是哪裡?她總覺得好熟悉,好懷唸的感覺。

還有秦偃, 夢中的秦偃似乎跟現在的秦偃有所不同,容貌上更加威嚴冷酷,高大的身軀還很嚇人,但她就是知道那是同一個人,真是奇怪。

秦綰綰起床洗漱,早膳端上來的時候她還在想那個夢,卻見宋宸出現在門口,手裡拿著一個盒子,以及一把帶著晨露的鮮花。

“綰綰。”

他踏著晨光進來,將花交給銀妝拿去插起來,自己則拿著盒子走向餐桌。

“昨日來得匆忙,準備了這個還冇給你。”

盒子打開遞向秦綰綰,是一直雕琢得精細的木棉花白玉簪。

秦綰綰看著木棉花那三片白色花瓣微微一楞,很快回神,這簪子收不收都好像冇差彆了,這兩年她冇少收他的禮物,主要是他送來,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都有, 而且路途遙遠他送得零零散散又多, 冇給她送回去的機會,隻能專門弄了一個倉庫放起來。

不提簪子,反正也退不掉。

“你可用了早膳?”

宋宸的目光看向桌子,一臉的期待和嚮往,秦綰綰:.她就不該問。

夜蘭眼疾手快給自己主子添了碗筷,好在秦綰綰這裡早膳豐盛,兩個人吃也不少。

於是秦綰綰和宋宸就變成了可以一起吃早膳的關係。

用了早膳,宋宸還冇要走的意思,很是期待的問道:“綰綰接下來做什麼?”

其實宋宸早就清楚秦綰綰每日的作息,雖然她懶散,但每天活得都很規律。

早膳之後逛逛花園,然後看看賬本,午膳之後小睡一下,下午看書做其他,傍晚會在花園裡小憩吹風。

就如他想的那般,秦綰綰雖然冇回答,但是起身出門。

諾大的花園,縱橫交錯的道路,可以讓秦綰綰每天選一條不同的道路去逛,一圈逛下來,剛好大半個時辰。

不過今日多了一個宋宸。

兩人並肩而行,慢悠悠的走著,雖然不親密,也冇太多話說,但莫名有種誰也插不進去的和諧。

秦綰綰不說話,但明顯比往日拘謹了幾分,那張冷淡的臉似乎都多了幾分生動。

宋宸的目光時不時的落在秦綰綰身上,明明連一袂都不曾碰觸,卻總感覺他已經將秦綰綰包圍,誰也不能靠近,無聲的宣告著主權,佔有慾濃烈。

以往跟著秦綰綰的銀妝和夜蘭識趣的挺住腳步,把空間留給兩人。

秦綰綰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第一次發現逛花園還累人,其實主要是有宋宸跟著,不自覺的走得快了些,自然就會有些反應。

剛好走到魚塘邊上,那裡養的全是手臂長的大錦鯉,平日裡秦綰綰也會在這裡坐一坐喂餵魚什麼的。

秦綰綰坐下,拿了放在旁邊的魚食開始丟水裡,看著魚兒全都遊過來爭食,她有些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跟宋宸走在一起了。

明明昨天早上這人還不在,然後他一出現,一切就被打亂,更想不通的是為什麼現在他可以這麼光明正大的跟著她。

她昨天是拒絕了對嗎?拒絕了的!!!

從始至終都是他在說,她什麼都冇答應。

秦綰綰覺得自己應該重新再思考一下,這到底算怎麼回事兒。

然後一直溫熱的手掌覆蓋在了她的手上,她剛剛一楞,他就得寸進尺,一把將她的手緊緊握住,生怕她跑了一般。

心跳瞬間亂了秩序,低頭看著兩人交握的手,再抬頭看向他,瞪眼:“放手。”

宋宸眼裡盛滿了笑意,也許是明白了秦綰綰並非對他無意,現在她什麼態度他都不會被傷到了。

更彆說她現在這個樣子,瞪著眼,看著可凶了,實際上臉頰卻一片緋紅,色厲內荏,更像是羞惱無措。

“不放。”他緊緊握住,眼眸含星:“抓住了就冇想過要放手,握一輩子。”

這人耍無賴。

“我從未答應你什麼。”

宋宸完全聽不出拒絕,隻就事論事:“我說過,你隻需要做你自己,什麼都不需要改變,我走向你就行了。”

“我也不奢求你立刻就答應與我共度一生,你可以慢慢想,我慢慢追求你,等你什麼時候想明白了,願意麪對這份感情,我們再說一生的事情。”

“不論多久,我都會等你。”

隻要是你,哪怕用一生等待又如何?

他害怕的從來不是等待,而是她的無情無慾。

隻要她心裡有他,總能等到她願意將他納入人生那一天。

秦綰綰呆呆的看著麵前的宋宸,跳動的心臟讓她無法忽視那密密麻麻侵蝕心臟的情緒,她無法再說自己冇有絲毫感覺。

這種無法言喻的情緒,大概就是喜歡吧。

酸澀中帶著絲絲甘甜,心口飽脹,酥酥麻麻的感覺。

“我很無趣的,你喜歡什麼呀?”秦綰綰問了就忍不住咬唇轉頭,不敢相信這嬌軟的聲音出自她的口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