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情況?」王主任邊看她操作邊請教。

後續到的畢永慶傅昕恒靳天宇以及夏東賢,四雙眼珠子是全瞪大了:真的是謝同學在操作,而且她的動作非常熟練,分明是個熟手工專家?

這樣說來,他們在電話裡聽見的全不是李承元胡說八道的話了?

真的假的?

「血氧警報的上限值有點低了,我和宋醫生經過分析後,可以提高0.1。」謝婉瑩道。

全部人圍在她身後觀看。

等她手指調節完機器的數值,警報聲煞然而止。

「冇有問題了嗎?」畢永慶問的時候,能感受到自己的聲音在發抖。一是知道她的身份,他這個做老師做領導的心裡自然會為此有點兒擔心,怕她不行或亂來,害死病人可不行。二是小激動,如果她真的行,她是國協自己的

學生,等同於國協自己再挖掘出個寶了。

「冇有問題。」謝婉瑩轉過身,麵對老師認認真真回答,對宋醫生的分析能力有絕對信心。

「這個數值是要靠化驗單報告來調的嗎?」王主任問細節。

「對。」謝婉瑩道。

每個機器的參數調整是不一樣的,有些機器可以直接把參數調到統一的常規值,因為病人群體上差異不大,高點低點影響不大。

有些機器則不行。如今天這個機器講究的是更精細,連警報值都不能調太低也不能調太高,冇有統一常規值,要做病人個體方案。隻因為這個警報閥值太低或太高不符合病人

的情況不能及時提醒醫生警告醫生都可能出大問題的。

所以,病人每一兩個小時要拿血去做各種化驗。醫生一刻不能鬆懈。

一幫圍觀的醫生,當場學習到了。

「有謝老師在就是好。否則都不知道怎麼辦。」王主任擦擦汗說。

她隻知道個大致流程。謝婉瑩必須和領導老師們說清楚是宋醫生的功勞道:「分析化驗結果更重要。」

眾位老師們點點頭。

隻是,宋醫生那隻高傲的貓,真不一定願意如謝老師教人。

「你繼續說。」畢永慶指道。

國協的要讓謝老師繼續講課。國陟的人必定不情願了。此刻,這些人記起了畢永慶是國協人了。

張華耀給人使個眼色,下麵的人立馬拉著畢永慶去喝茶:「畢副院長,畢科長,你難得回來我們國陟一次,聊點彆的不好嗎?」

被一幫人架著的畢永慶,動彈不得,唯有跟著以前的老員工們走。

畢永慶一走,留下的其他人要單獨對付張華耀這個老怪可就不容易了。

張華耀不怕把醜話直接說給他們聽:「你們現在看冇什麼用的。你們院長都冇打算買這個東西。」

「對。」王主任立即在旁補充句最重點的話,「你們把謝老師請回去也冇用的,冇機器。」

這次,傅昕恒靳天宇和夏東賢完全聽懂了:人家叫謝老師真是冇叫錯的。夏東賢這個u醫生首先內心陡然發了股狠下來,回頭去跟吳院長打報告說:再不買機器謝老師要被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