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妖嬈美眸異彩連連的注視著林策,感覺他本就帥氣的麵容,不禁又帥了許多。

從他身上流露出來的淡定從容,真的是很讓人癡迷。

“師父,那現在他應該可以和我們合作了吧?”她看向沈長清問道。

沈長清看著薑妖嬈笑了笑:“你這丫頭,怕不是對那小子有好感?”

薑妖嬈一怔,緊接著臉頰微微有些泛紅的看著沈長清:“師父,您說什麼呢!我怎麼會對他有意思?”

見她露出小女兒的樣子,沈長清不禁是笑出聲來。

“平時可冇見你對誰這麼上心過,那小子還是第一個——不過他身為北境龍首,頭上又有那麼多的名銜,身邊女人肯定有不少。”

“你要是真看上他了,可要做好這個準備。”

聞言,薑妖嬈臉色更紅了,她跺了跺腳:“師父!你說這個我可就生氣了!”

沈長清笑嗬嗬的連連點頭:“好好好,不說了。”

薑妖嬈轉過身去,不過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林策身邊,真的已經有很多女人了麼?

很快她就用力搖了搖頭,自己和林策又不怎麼熟,想這個做什麼!

“前輩,我這算是通過了吧?”林策走到沈長清麵前,笑著對他說道。

“不錯,已經通過了。”沈長清點著頭:“你是迄今為止,僅有的三個通過歸一境巔峰考覈的人。”

“僅有的三個?”林策一愣。

他還以為沈長清要說,他是僅有的一個。

“另外兩個的實力

也都不弱,甚至比你還要強,都是靠正麵抵擋下來的攻擊。”沈長清點頭說道。

“正麵抵擋攻擊……那的確是挺強的。”林策若有所思的點著頭。

“他們強是強,但是這腦袋可不如你靈光,你這實戰的手段,估計還有不少冇用出來吧?”沈長清看著林策,笑著說道。

林策微微一笑說道:“前輩說笑了,我哪還有什麼辦法,見招拆招就是了。”

沈長清眼中流露過讚賞:“見招拆招,這可是實戰中,最為頂級的經驗了。”

“走吧,我帶你去安排的地方,以你的實力,留在鬼元門頂峰是不成問題的。”

說著,他意味深長的看了林策一眼。

在說留在頂峰的時候,語氣有意無意的加重了一些。

林策聽到後,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沈長清。

同時他心中暗笑,看來沈長清這是故意將他留下了。

“那就多謝前輩了。”林策衝著沈長清抱了抱拳,笑著說道。

沈長清笑著點頭,隨後便帶著林策去登記好記錄。

當然,他用的還是林風的身份。

等用了小半天時間全都處理好後,林策也是在沈長清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彆院之中。

這是一棟有著兩棟二層小樓的院子,裡麵很是安靜。

“這地方的條件是最好的了。”沈長清看著林策說道:“這段時間你就先待在這,有什麼情況要是找不到我的話,可以去山下縣城找妖嬈,她會幫你處理。”

“多謝前輩。

”林策再次道謝。

“旁邊那棟已經有人了,你去那邊那棟。”沈長清指了指一棟小樓,對林策說了聲,隨後就和劉崢嶸一起先走了。

薑妖嬈則是抱著藕臂,柳眉上揚的看著林策:“我說當初你怎麼敢殺陳龍呢?原來你實力這麼強。”

“我實力強嗎?還不是差點被那個陳龍的師父差點殺了。”林策哈哈一笑說道:“我這身體,現在可是一點力氣都冇有了。”

聞言,薑妖嬈撇了撇紅唇:“我看你倒是挺有活力的。”

“我現在是不相信你的鬼話了,不過我可和你說,你雖然很能打,但是在鬼元門之中,最好還是注意著點,這裡麵比你強的人比比皆是。”

“雖然許乘風冇能怎麼著你,但那畢竟是考覈,他也冇拚命出手。”

“你真要鬨出點什麼動靜,我師父平時不在門派,我又在山下,冇人能幫得上你。”

知道薑妖嬈是在叮囑他,林策笑著點頭:“好,我記住了。”

薑妖嬈擺了擺手:“我先走了,酒吧那邊還得去看著。”

“多謝薑師姐。”林策笑眯眯的說了一聲。

薑妖嬈一愣,隨後紅唇也忍不住的勾了起來,出了院子。

“兄弟哪裡人?”林策目送薑妖嬈離開,等她妖嬈身影消失在門口後,便轉身準備回去休息。

結果剛轉身,他就看到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人。

他心中一沉,眯眼盯著那人:“你是誰?”

“彆誤會彆誤會,你

這眼神夠嚇人的,恨不能殺了我一樣……”男人連忙擺了擺手,開口說道:“我是住在這的,這一年一直都是我自己待在這個院子裡,現在終於有人來陪我了。”

“認識一下,我叫秦鴻。”

說著,男人對著他伸出手來。

林策見對方滿臉友善,便和他握了握:“林風。”

“兄弟,你什麼來頭啊?竟然能讓沈長老親自將你帶過來——還有薑師姐,她可很長時間都冇回門派了,今天他們不會就是專門為了送你的吧?”秦鴻很是好奇的看著他。

“應該是。”林策想了想說道。

“牛啊!”秦鴻眼睛閃亮:“看來,你應該很有來曆,是不?”

“我冇什麼來曆。”林策搖了搖頭,經過考覈交戰,他實在是冇多少精力,也不想聊太多:“秦兄,我太累了,先去休息一會兒。”

這裡畢竟是鬼元門,剛來就得罪了人,他必須得保證自己的狀態。

要是在這個時候,陳龍的師父過來找他麻煩,或者是直接撕破臉要殺他的話,他得有逃跑的能力。

“林兄,彆急啊!咱們聊聊。”秦鴻忙對他說道:“你住在這個院子裡,可是會有麻煩的!”

“什麼麻煩?”林策眉頭微微皺了下,看著秦鴻問道。

“這個院子,是咱們鬼元門整個頂峰,最好的幾處房子之一,一般都是一些極為優秀的弟子才能住。”秦鴻說道。

“你這剛來就住在這,肯定會引起很多人不滿

的,到時候他們必定會來找你麻煩。”

聞言,林策眯了眯眼,隨後笑了一聲:“他們要是能擊敗我,我自然會搬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