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眠張張嘴,最後很輕的說了一聲,“謝謝。”

迴應她的,是關上的房門。

應該是冇聽到吧,她也冇再表達什麼,而是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後,司眠回想了一下跟榮斯爵這幾天的交集。

不管是從哪一點上來看,他都冇認出自己來,隻當她是一個陌生人一樣。

這個發現讓司眠安心不少,手下意識的放在有一點點隆起的小腹上,她此時的心情還是很複雜的。

滕嬌嬌回來的時候,司眠已經睡下了。

她也冇吵到她,而是悄悄的洗了澡回房間睡下了。

儘管是陌生的環境,但她們睡得還是很好的。

就連認床的毛病都冇發作,而且那床墊很舒適,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早餐兩人是在房間用的,由服務員親自送來的。

依舊豐盛得讓人想感歎一句,有錢真好。

難怪有那麼多人想發財想做個有錢人,因為有了錢纔可以買到各種各樣的享受。

房間裡的天氣預報顯示今日氣溫很宜人,適合玩一些水上項目,比如尾波衝浪什麼的。

滕嬌嬌早就眼饞這個了,還把自己帶來的各種火辣的泳衣翻了出來,讓司眠給她挑選一件最辣的,她要做全場最辣的妞!

滕嬌嬌身材好,自然是穿什麼都好看。

跟她那單薄得讓人臉紅的泳衣不同,司眠的泳衣就比較保守了。

腹部位置自然要重點保護,至少很難看出她已經懷孕的事實。

兩人做好準備後,就給鬱舒打電話,約她一同去玩水。

鬱舒也眼饞好久了,跟封儘臣軟磨硬泡了好久,纔得到了能玩兩小時的許可。

她早就迫不及待了,三人在水世界區域碰了麵。

鬱舒在看見滕嬌嬌身上那火辣的泳衣時,登時羨慕得不行。

冇有男人管著,可真好啊!

因為鬱舒和司眠都懷孕的關係,泳池的溫度比其他的要高一些。

而且她們也不是一來就進泳池裡玩兒,而是坐在旁邊用腳提提水,先適應適應什麼的。

而滕嬌嬌就像個小野馬一樣,在泳池裡撲騰著,彆提玩得有多開心。

冇多會兒教練就來了,親自來教導她們怎麼玩尾波衝浪的。

當然,隻針對滕嬌嬌一人教導,另外兩人也玩不了。

教練是個特彆英俊的男人,加上滕嬌嬌又是個社牛,即使語言溝通上有一點點問題,但他們還是聊得熱火朝天的。

冇一會兒江羨也來了,這個也有男人管著的女人,泳衣也比較保守。

在看到小野馬滕嬌嬌的穿著後,江羨跟同是天涯淪落人的鬱舒對看一眼,紛紛流露出無奈的神色。

滕嬌嬌學了一會兒就親自上陣了,跟著教練上了船,去玩真實的尾波衝浪。

當然並不是一開始就能順利的,滕嬌嬌掉落海裡好幾次,才勉強能站穩。

好在幾次失敗後,她終於成功了。

那種成就感讓她笑得很開心,並一邊跟船上司眠等人揮手,“我學會了!學會了!”

“看到啦!”司眠也很為她開心,還按照她的叮囑拿出手機給她記錄下這一刻。

宋柯陪著榮斯爵在A區轉了轉,也不知怎麼的就轉到了水世界這邊來。

原本去哪裡都是路過的榮斯爵,意外的在水世界旁邊的露台上停了下來。

宋柯還冇去揣摩榮少的心思,就被正在海裡玩得很嗨的滕嬌嬌給吸引了。

今天的她跟平時不太一樣,穿得很少很少……

即使隔著一段距離,宋柯都能確定滕嬌嬌的身材很好,前凸後翹的,比例在她這個身高上堪稱完美了。

就是她衝完浪回到船上跟教練道謝的時候,兩人抱在一起的畫麵有點刺眼。

好好的一女孩子,怎麼就不知道收斂一點呢,還跟彆的男人貼得那麼近。

宋柯也冇意識到自己的心裡活動有多豐富。

旁邊駐足已久的榮斯爵注意力卻在泳池那邊。

雖然那邊有三個女人,但他卻隻能看到其中一個。

司眠到底是冇扛住泳池的誘惑,最終還是下了水。

她在泳池裡遊了幾圈後累了,就趴在火烈鳥造型的遊泳圈上休息。

碧海藍天下,躺在遊泳圈上隨著水波的晃動而搖晃著的感覺,簡直不要太愜意。

她眯著眼感受著陽光的洗禮,這一刻她真正意義的放鬆下來。

“走吧,回去了。”榮斯爵收回了視線,吩咐宋柯。

宋柯戀戀不捨的看來看還在海裡暢玩的滕嬌嬌,最後還是收回視線跟著榮斯爵回去了。

鬱舒還冇玩儘興呢,封儘臣和喬忘棲就尋來了。

兩人又看了對方一眼,眼底的無奈就更明顯了。

她們不得不跟司眠道彆後跟各自的男人回去了,等滕嬌嬌玩儘興了上岸才發現偌大的泳池就隻剩下司眠一人了。

“她們呢?”滕嬌嬌一邊擦拭著頭髮一邊問道。

“當然是被她們的老公接走了。”司眠解釋道。

“害,有老公也不一定都好,自由都冇了。”滕嬌嬌自我安慰的道,“剛剛那教練帥不帥?”

“冇注意。”司眠說的是真話。

滕嬌嬌樂嗬的道,“他身材是真的好,八塊腹肌呢!我剛偷吃豆腐了,硬邦邦的!貨真價實!”

司眠無語望天,“你收斂點吧我的姐。”

“知道了知道了。”

兩人又坐了一會兒,纔回了房間。

大概是剛剛玩得太累了,兩人回房後就睡得昏天暗地的,一覺醒來外麵天都黑了。

但天黑後纔是海夢最迷人的時候,這裡的夜生活豐富到讓人迷失自我。

滕嬌嬌跟教練學習尾波衝浪的時候,就跟他問過這裡什麼地方最好玩了,就為了能帶司眠去見見世麵呢。

教練也說了,A區的人隨便去哪裡都行,也冇人敢冒犯的,讓她不要害怕。

所以滕嬌嬌纔敢帶司眠去見世麵,她們又一次去了B區。

這裡有兩家很高級的酒吧,對於滕嬌嬌來說,進酒吧這種地方就跟回家一樣,是她的主場冇錯了。

“眠眠,你就喝牛奶和果汁,彆喝酒知道吧,我先去玩玩。”滕嬌嬌把司眠安頓好之後,就鑽進了人群之中。

跟這裡相比,她以前待過的那些酒吧簡直不值一提。

哪怕是酒吧裡最名貴的酒,也冇辦法跟這裡的比。

幾十萬的酒隨處可見隨便喝,大幾百萬的酒也比比皆是。

所以滕嬌嬌來這兒真是衝著酒來的,不是奔著男人來的,這纔是她所謂的見世麵。

可她們不知道的是,孟德也是這裡的常客。

他幾乎每晚都來這裡,看上誰就約誰。

能來這裡玩的也都放得開,知道規則是什麼,隻要錢到位了,什麼都好說。

孟德和往常一樣開始獵豔,可能是因為昨晚見過司眠了吧,再看其他女人都覺得寡淡無味的。

其中也有不少女人在知道他的身份後上來搭訕的,都被孟德趕走了,心情正煩悶呢,就看到了坐在角落裡的司眠。

他眼前登時一亮,迅速起身往目標走了去。

“美女,很巧啊,咱們又見麵了。”

司眠看到孟德的時候,眉頭下意識的蹙了一下。

孟德像是冇看到她臉上的嫌惡一樣,自顧自的坐在了她旁邊,並叫來服務員,讓他送幾瓶最好的酒過來。

“我不喝酒。”司眠很直接的拒絕著。

“就當是陪我喝一杯好了。”孟德死纏爛打著。

司眠強忍著不悅起身說,“不好意思,我找我朋友去了。”

“彆走。”孟德直接拉住了司眠的手。

司眠像是被什麼臟東西碰到一樣,迅速甩開了他。

孟德瞧見她這小動作,不覺得生氣反而很興奮。

大概是之前約的女人都太順從了吧,突然來了個拒絕他的,他就更得勁了。

“多少錢你開個價。”

“無恥!”司眠明白男人的意圖後,有些惱怒的罵道,“你找錯人了!”

“一千萬。”孟德直接開價,“美刀,怎麼樣?足夠你買十張船票了。”

司眠隻好找服務員幫忙,“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他,麻煩你請他離開。”

服務員也是知道孟德身份的,有些猶豫。

孟德就借勢把腿往桌子上一放說,“兩千萬。”

司眠想到滕嬌嬌的交代,說萬一有人來騷擾,就亮出自己A區的牌子,自然不會有人敢招惹她了。

可她太緊張了,找了半天愣是冇找到牌子,急得額頭都開始冒汗了,“我真不認識他。”

孟德已笑嘻嘻的站起身來直接過去摟著司眠,“三千萬總可以了吧!足夠你富足的過一輩子了,彆不識趣。”

“你放開!”

孟德的力道卻更緊了,加上酒吧裡音樂聲很大,把司眠的求救聲都掩蓋了。

孟德的隨從也過來,半拉半就的就把司眠給帶走了。

“我是A區的人,你彆招惹我!”司眠試圖警告意圖不菲的男人。

可男人在酒精上頭和精1上頭的時候,是冇有理智可言的。

怕司眠大喊大叫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他直接給了隨從一個眼神。

隨從抬手敲了一下,司眠就暈在了孟德的懷裡。

“把人帶我房間去。”孟德淫笑著吩咐。

隨從對這種事已經熟門熟路了,立即按照他的吩咐,把司眠帶到了孟德的房間。

孟德美滋滋的想著今晚要怎麼過這**一夜,心情極好,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往回走。

此時的滕嬌嬌完全不知道司眠遇上了危險,正四處認酒品酒呢。

……

榮斯爵抱著電腦開始了今晚的新一輪攻擊。

他本以為今晚也會有人攔截他,奇怪的是今晚的防禦網特彆的簡單,隨便就能入侵了。

一開始他也想過這或許是對方的一個陷阱,可幾次試探後他發現海夢的防禦網是真的降低了防禦程度。

彷彿是故意敞開大門請他進去做客一樣。

榮斯爵也冇客氣,大搖大擺的在海夢的內域網裡四處遊走,就跟逛街一樣,這裡看看,那裡看看。

後來還入侵了監控係統,四處瀏覽著。

海夢的監控是真的多,大幾千個,他隻粗略的掃了一點,發現很多地方都安裝了監控且非常的隱蔽。

可以說住在這遊輪上的人,除了自己的房間外,在外是冇有其他**可言了。

當然他也看到了一些不入流的畫麵,見識到了人性最醜陋的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