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佳慧懶懶的揮了揮手,然後拿起話本子,轉身又躺回到了榻上懶羊羊的看話本子。

顧月朝劉佳慧拱拱手,然後就告辭了。

顧月打開了大門,打了個哆嗦,走出來了大門,然後隨手關門。

“大姐,那個戲班班主剛纔同你說了些什麼,怎麼這麼久你纔出來?”顧月姐弟一離開梅月班,骨仲元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若非顧仲元知道那個班主是一個女子,他都要懷疑那戲班班主是不是......要對他大姐行什麼不軌之事了。

顧月瞧著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並未在這裡細說,隻道:“我和戲班班主談了樁生意,等我們回去之後,再把這件事情告訴你。”

顧仲元聽見顧月的解釋,似懂非懂的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應道:“那好吧。”

“我們現在還完鑼鼓了,那我們現在要去哪?”

顧月摸了摸下巴,仔細想了想,“我們去雜貨鋪買些種子。”

此時,正值嚴冷無比的冬天,這個季節並非種植一些藥材的最佳季節,她估摸著現在這個季節可能冇有賣藥材幼苗的,現在便隻能買些種子回去種在空間之中。

顧月在雜貨鋪挑挑選選半天,顧月最後選了天南星和徐長卿兩種藥材。

天南星具有祛風止痙、燥濕化痰等功效,可以用於治療頑痰咳嗽、中風痰壅、風痰眩暈、口眼歪斜、言語不利,以及癲癇、半身不遂、驚風、破傷風等病症,外用還有消腫定痛的作用,可以用於治療跌打損傷、蛇蟲咬傷、癰腫瘡毒等病症。

徐長卿具有良好的通絡止痛功效,臨床上多用於多種疼痛,如腹痛、牙痛及跌打損傷疼痛諸症,長於祛風止癢,善治濕疹、風疹、頑癬等皮膚瘙癢之症;徐長卿還能解蛇毒,治療毒蛇咬傷。

而且天南星和徐長卿兩者生長週期都在一年左右,以空間中藥材的生長速度,這些草藥約莫一個月就可以收穫。

“掌櫃。”等顧月結完賬之後,並未直接離開雜貨鋪,反而是叫住那個掌櫃。

“這位客官,有何事需要我幫助?”

這個雜貨鋪的掌櫃是個留著鬍子的中年男子,麵容異常的和善,笑嗬嗬的問她。

顧月大大方方的問道:“請問二、三月份時後,你這鋪子裡賣不賣一些藥材幼苗?”

永福鎮算是安平州算是比較偏遠的小鎮,各種物資在這裡都不齊全,顧月還真不知這個雜貨鋪有冇有賣植物幼苗的。

中年掌櫃捋了捋鬍鬚想了想,反問道:“不知姑娘二三月的需要什麼藥材的幼苗?”

顧月在思索一陣之後,說道:“譬如金銀花、旱半夏、射乾鳶尾之類的中藥材幼苗。”

“哎呀,可不巧了,”那中年掌櫃笑道,“姑娘說的這幾種藥材,我們這都會有。”

顧月心想:那敢情好啊!

這箇中年掌櫃熱情的建議道:“姑娘若是需要這些中藥材,到二月初的時候就可以來本店購買。”

“好,多謝掌櫃回答,屆時我一定準時上門買這些草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