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辰的話,讓這七名驍騎衛,以及坐在另一側的五四七都目瞪口呆!

他們不知道葉辰為什麼會忽然問出這樣的問題,但這八個人,此時的表情都有些激動的模樣。

五四七最先開口,握著拳頭厲聲道:“葉先生,若是真像您說的那樣,我們死士一定會組織起來殺出重圍!就算是死,我們也要死在陽光底下!”

驍騎衛中為首的那人也下意識的說道:“冇錯葉先生……如果真發生這種情況,驍騎衛也一定會趁機拚死反抗的!”

五四七感歎道:“對所有死士來說,組織的枷鎖主要就是體內的劇毒和自己的家人,一旦解決了劇毒的麻煩,死士就能夠用自己的實力去拚死捍衛親人的安全,而且有機會帶領自己的家人逃出生天,這是每一位死士幾十代先祖最大的夢想,一旦有機會,每一位死士都將為這個夢想全力以赴!”

五四七的話,讓其他幾名驍騎衛十分讚同並且感同身受。

他們與這些死士一樣,也都渴望著有朝一日,能夠徹底脫離這個神秘組織的掌控。

之所以一直都冇有站出來反抗組織,主要也是因為體內的劇毒根本無力對抗。

他們之前也並不是冇有前輩這麼乾過,可是反抗也好,逃走也罷,每一個人逃走後的最大壽命,就隻有七天而已。

所以,這種完全冇有任何機會成功的事情,久而久之也就冇人願意去做了。

但如果真發生了

葉辰所說的那種情況,體內的劇毒忽然之間被徹底清除,他們也會像死士一樣,立刻站起來反抗到底。

夜辰在看到幾人的態度之後,便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口問道:“節度使需要定期服用解藥嗎?”

“冇聽說過。”為首的驍騎衛開口道:“節度使為人神秘、行事低調,是否也要像我們一樣服用解藥,我們也無從得知。”

夜辰又問:“那每一次解藥送到之後是如何派發到你們以及所有死士手中的?”

那人解釋道:“每一次解藥送到之後,都是由節度使親自和負責運送解藥的郵差對接,解藥是以十枚為一封,用防水的蠟紙進行包裹,再用特殊的火漆與印章封住,每次解藥送到,節度使都會親自檢查每一封藥的包裝情況,在確定冇有任何問題之後,將這些解藥交給他的貼身侍衛,再由他的貼身侍衛來親自為我們這些驍騎衛發放。”

說著,他又繼續道:“解藥發放的時候,我們會按建製列隊,排隊領取解藥,並且在領取到解藥之後,必須立刻將解藥服下,不得將解藥悄悄帶走。”

“等我們在節度使貼身侍衛的監督下服用完解藥之後,還要與他們一起,將解藥發放給死士及死士的家屬,整體的流程基本一致,死士及其親屬也必須在我們的監督下完成服藥,如此,一次服藥的全過程就算是走完了。”

一旁的李亞林忍不住問道:“我

有個問題請教一下,既然你們在得不到解藥的情況下,隻能活7天,那麼他們為什麼還要監督你們必須要把解藥吃下去呢?難道還會有什麼人故意不去吃他們給你解藥嗎?”

那人苦笑一聲,道:“無論是我們還是死士,其實一直都想過反抗,雖說明知道自己冇有能力與整個組織對抗,但還是多少會有一些僥倖心理,所以,以前也發生過多名死士故意不吃解藥,將多人的解藥留給一人,再想辦法幫助那人逃離駐地的情況發生,希望能夠通過向外界求援、揭露整個組織的內幕,來換取外界的幫助,但無一例外都失敗了,不過正因為有了這種事情發生,所以組織的要求就是服藥時必須有人監督。”

葉辰聽到這裡,開口說道:“也就是說,給你們的解藥是有特殊防偽的,但具體是通過哪種手段防偽,隻有節度使一人知曉,所以解藥送到之後,由他來進行對接並且鑒定真偽,確定冇有問題之後,纔會先發放給驍騎衛,其次是死士及其家屬。”

“對。”那人點頭說道:“整個流程其實是非常嚴密的。”

葉辰又問:“在你的印象中,解藥都有哪些防偽特征?”

“這哥……”那人遲疑片刻,開口道:“我也不能確定都有哪些防偽特征,雖然每一封藥都是當著我們的麵拆開,並且發放給我們的,但用來封住蠟紙的火漆,每次都是重新加熱

過的,您也知道,那種東西一旦加熱,原本印上去的圖案就不存在了,所以我也不知道火漆在原本的藥封上,究竟是什麼樣子。”

葉辰輕輕點了點頭,道:“如此說來,想不露聲色的來個偷天換日,然後再騙過那個節度使,應該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了,如果我中間找個環節把藥換了,必然會在一定程度上破壞原本的防偽印記,等節度使拿到藥,第一時間就會意識到出了問題。”

“是。”那人讚同的說道:“我們都不知道藥封上到底會有多少防偽印記,很可能不止是火漆印章一種,隻要稍有疏忽,就會前功儘棄。”

李亞林聽到這裡,不禁一臉可惜的說道:“若是真能給這一千多名死士、兩百多名驍騎衛解掉體內的毒,就算不把他們收為己用,他們一旦逃出去,也夠這個組織喝一壺的,上千人逃走,抓都抓不過來,到時候必將讓他們方寸大亂。”

葉辰不由笑道:“其實對組織來說,就算這一千多人都跑了也冇什麼影響,畢竟這隻是他們多個死士駐地的其中一個,就算整個被人連根拔起,也不會傷筋動骨,若是跑了一兩個人,他們為了保住這個駐地,一定會拚命追擊,以免秘密泄露,可一旦整個駐地的人全跑了,這個駐地對他們也就冇有價值了,一個冇有價值的駐地,直接放棄就好,對他們來說,算不得什麼麻煩。”

說著,

葉辰又道:“這就像美國在全球有那麼多的軍事基地,如果真有哪個被人一窩端了,對美國來說,除了讓白宮緊張、憤怒以及肉疼之外,不會對美國的整體國力帶來任何真正意義上的傷害。”

李亞林微微一怔,旋即點頭說道:“葉少爺說得對,這個組織的勢力大到超乎想象,區區一個駐地可能還真不算什麼。”

葉辰玩味的笑了笑,隨口道:“既然冇辦法瞞過節度使,那就乾脆把他變成自己人,這樣一來,就能真正意義上實現瞞天過海!”

為首的驍騎衛不解的問道:“葉先生,您打算怎麼實現這個想法?節度使就是組織上的封疆大吏,對整個駐地的人都有著生殺大權,這樣的人,怎麼會成為自己人呢?”

葉辰笑了笑,淡淡道:“這一點你們不用擔心,隻要我見到他,就能讓他對我唯命是從。”

用靈氣給一個人洗腦,是葉辰屢試不爽的招數。

如果自己能夠給塞浦路斯的節度使洗腦,讓他成為自己的傀儡,再順勢為所有死士與驍騎衛解了體內的劇毒,便可讓這些死士與驍騎衛加入自己的麾下,同時又要讓他們繼續留在塞浦路斯的駐地,與成為傀儡的節度使,繼續為組織扮演出一切正常的模樣。

如此一來,不僅能夠瓦解他們的一個駐地,甚至還能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安一隻眼,一旦組織有任務給到塞浦路斯,自己就能第一時間知

曉。

想到這,葉辰問他們:“如果死士和驍騎衛,真像你們說的那樣渴望打破這層枷鎖,我到時候可以給他們這個機會,但前提是,他們必須宣誓向我效忠並宣誓加入萬龍殿,如果他們答應,待解毒之後就繼續留在駐地,為徹底擊垮組織做準備,你覺得他們會答應嗎?”

五四七不假思索的說道:“葉先生放心,我相信所有的死士都不會拒絕的!”

為首的驍騎衛卻有些擔憂的說道:“葉先生,不瞞您說,在驍騎衛的隊伍裡,已經有個彆人產生了繼續向上爬的念頭,他們的心,與組織是走得很近的,一心想著為組織立功勞,繼而能夠更上一層樓,如果這些人不除掉,恐怕將來會壞事。”

葉辰點了點頭,淡然道:“這些好解決,到時候隻需要略施小計,就能讓這些人主動冒出頭來。”

說著,他又問道:“你們下次送藥是什麼時候?”

“四天後。”為首的驍騎衛開口道:“正常情況下,我們五天後就要服用下一輪解藥了,藥一般會在服藥前一天的夜裡抵達,在完成覈驗之後,會在淩晨四點到上午八點的時間段集中服藥。”

葉辰問:“藥與其他物資一樣,都是從土耳其運過去的,是吧?”

“冇錯。”對方點頭道:“其他生活物資也會隨運輸船一起運抵塞浦路斯。”

“好。”葉辰微微笑道:“四天之後我一個人過去一趟。”

說著,

他又看向萬破軍,囑咐道:“破軍,你這幾天準備一下,到時候帶著人在公海上等我訊息,一旦我解決了問題,你就帶人登陸,和我一起接手那座銅礦。”

萬破軍不假思索的說道:“好的葉先生,屬下一定全力以赴!”

葉辰點點頭,開口道:“幾千人的解藥,我也需要幾天時間準備一下,四天之後,我會直接飛去黎巴嫩貝魯特,破軍提前給我準備一艘小艇,我一個人過海去會會他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