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聞葉辰要自己行動,萬破軍連忙說道:“葉先生,對方情況還有許多不確定的因素,而且他們人多勢眾、戒備森嚴,不如讓屬下挑選幾名精兵強將,與您一同前往!”

葉辰擺擺手,認真道:“這種事情隻有一個人行動時成功率纔是最大,而且就算失敗了,一個人也能全身而退,一旦人多了,暴露的機率反而大大增加,我不但要確保這件事情儘可能的成功,也要確保這件事情一旦不成功的情況下,儘可能的不留下什麼線索。。”

李亞林此時也讚同的說道:“我支援葉少爺的觀點,以我從警這麼多年的經驗來看,真正意義上一直偵破不了的重大案件,絕大多數都是單一嫌疑人的案件,隻要這個人的專業度足夠高、實力也足夠強,就能夠從容不迫的完成他的目標,並且不給警方留下任何有價值的線索,而一旦這種單人行動變成團夥作案,留下可用線索的機率就會幾何倍增加。”

說到這裡,李亞林又道:“打一個不太恰當的比方,那些受害人在兩位數的連環殺人案,背後的凶手,幾乎無一例外全都是一個人。”

萬破軍聽到這裡,隻得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屬下就在貝魯特做好準備,葉先生任何時間需要萬龍殿,屬下一定第一時間帶人趕到!”

葉辰點了點頭,笑道:“我還真有事情需要你們提前在貝魯特做好準備。”

說著

葉辰認真道:“破軍,行動當天,你帶著五四七,以及這七位驍騎衛在公海等我,一旦我成功之後,你把他們都帶到那座銅礦,要想讓那些驍騎衛和死士徹底歸順,需要他們幾人現身說法。”

萬破軍不假思索的說道:“好的葉先生,屬下提前安排一艘遊輪,在公海等您訊息。”

葉辰點點頭,又看向五四七和其他七名驍騎衛,開口道:“到時候,就要辛苦諸位跑一趟了,如果這件事能夠成功,還需要諸位共同替我管理好這個駐地。”

八人均是不假思索的答應下來。

葉辰大膽激進的計劃,讓他們都非常激動,如果說體內劇毒的消失,是打破了組織籠罩在他們身上多年的枷鎖,那隨葉辰去拿下整個駐地,就是向組織發動反擊的第一步。

隨後,葉辰問幾人:“諸位,能不能給我描述一下,這個組織平時給你們服用的解藥具體是什麼樣子的?”

五四七率先開口:“我們服用的是圓形藥丸,直徑大概在一厘米左右,顏色是黑褐色,表麵有一定的光澤。”

其他幾名驍騎衛也紛紛點頭,為首那人開口道:“我們服用的也是一樣。”

葉辰皺了皺眉,掏出一顆散血救心丹來,開口問道:“看起來跟這個差不多嗎?”

五四七點點頭:“基本上已經非常相似了,隻是您這顆丹藥的色澤似乎更好一些。”

葉辰若有所思的說道:“看來,他們給你

們的解藥,也都是使用華夏傳統醫術的方法製作的。”

一旁的李亞林此刻想起什麼,開口道:“對了,我有個疑問,你們剛纔說,五天之後就要服用解藥,但解藥四天之後纔出發送往你們的駐地,組織的管理者難道就不擔心,萬一運輸過程中出現什麼問題,導致解藥冇有及時送到,會把所有人都害死嗎?”

為首的驍騎衛搖頭道:“這隻是日常情況下的運輸流程,正常情況下解藥提前一天運送,隻要不出現意外是不會影響服藥時間的,如果真出現什麼意外也不要緊,節度使那裡,存有足夠使用兩個月以上的儲備,不過這些儲備隻會在緊急情況下啟用。”

說著,他又道:“前幾年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連續三個星期都冇有解藥過來,那三個星期,就是依靠節度使的儲備解決的,不過在第四個星期的時候,後續的解藥就送到了。”

李亞林忙問:“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三個星期都冇有解藥嗎?”

那人回答道:“這個不太清楚。”

李亞林又問:“那三個星期裡,你們和土耳其的物資運輸終止了嗎?”

“冇有。”那人道:“我們與土耳其那邊的物資運輸是非常穩定的,貨輪基本上一週一趟。”

李亞林輕輕點了點頭,開口道:“既然與土耳其的聯絡一切正常,那你們的解藥應該不是在土耳其加工製作,土耳其應該也是一箇中轉,出問

題的,是從上一站到土耳其的這條線。”

“應該是吧。”那人無奈的說道:“很多事情我們也隻是知道一點皮毛,不瞭解深層的情況。”

李亞林看向葉辰,認真道:“葉少爺,如果您這次的計劃能夠順利達成,那我建議您一定要找機會順藤摸瓜,把土耳其這個鍊銅廠也給拿下來,這個組織的等級製度過於森嚴,而且資訊封鎖也很嚴密,死士不知道地麵以上的事情,驍騎衛不知道駐地以外的事情,照這個趨勢來看,我推測駐地的節度使也未必知道太多,他們再上一級,應該就是土耳其那個鍊銅廠了,鍊銅廠一定知道更多。”

葉辰點了點頭,讚同的說道:“李探長分析的很有道理,鍊銅廠應該是我們目前已知的、這個組織內部等級最高的存在了。”

李亞林又道:“而且,解藥這條線索也非常重要,五四七的駐地在斯裡蘭卡附近,這幾名驍騎衛的駐地在塞浦路斯,但他們服用的解藥都是一樣的規格,這極有可能是一個加工廠加工的,解藥在這個加工廠批量加工出來之後,再從這裡向全世界分發,如果真是這樣,那解藥的分發路徑,就是串聯整個組織的重要線索!”

李亞林的話,讓葉辰眼前一亮。

這個組織給他的最大印象,就是內部等級的明確劃分,以及線索與資訊的極度封鎖。

而且許多駐地基本上都是獨立運作,本身就十分

隱秘,就算駐地暴露,也不會暴露關於組織的準確線索。

不過,如李亞林所說,如果解藥是這個組織集中生產的,那隻要沿著解藥的線索向上溯源,就一定能找到組織生產解藥的具體位置。

再加上解藥對組織來說意義重大,一旦找到解藥的生產地點,那距離找到這個組織的核心就不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