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葉辰對這個神秘組織的態度是儘量保持剋製,隻對其六架飛機的全球調度做精準狙擊。

但是,在得知對方在塞浦路斯的駐地情況之後,葉辰忽然發現,死士駐地的這種管理模式,看似堅不可破,但其實卻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四兩撥千斤的突破點。

隻要自己能夠悄無聲息的控製塞浦路斯的節度使,然後再為塞浦路斯所有的死士以及驍騎衛解除體內定期發作的毒素,就可以在兵不血刃,甚至毫不驚動這個神秘組織的情況下,直接將整個死士駐地收入囊中。

而且,整件事情可行性非常之高。

首先是製作解藥對他來說並不算難,想要解除這些人體內的劇毒,隻需要少量靈氣即可實現,完全可以用少量回春丹搭配散血救心丹作為基藥,簡單配置一批速效藥丸,就能夠確保這些死士在服藥之後,便能立刻掙脫劇毒的枷鎖。

其次,想滲透到那個鐵桶一般的銅礦也並不算難,因為這個鐵桶有一個缺口,那就是穿梭於它和土耳其之間的貨輪。

如驍騎衛所說,他們為了確保自己不被外界看出任何端倪,所以一直在保證銅礦的穩定產出,並且還專門在土耳其搞了一座鍊銅廠,以此來定點消化銅礦出產的礦石。

銅礦有穩定的產出,有固定的銷售渠道,無論是貨物還是資金,流動的方向和路線都非常清晰明確,如此一來,在外界自然看不出任

何異常。

其實,如果隻是為了確保銅礦的正常產出,組織並冇有必要單獨在土耳其建立一家鍊銅廠。

畢竟,銅礦出產的銅礦石本身並不包含任何線索,無論是賣給誰,理論上都冇有影響。

但這個組織之所以在土耳其配套了一個鍊銅廠,其根本的目的,是為了確保能夠完全滿足銅礦內部的物資需求。

由於這個銅礦對外公開的人員規模不過隻是幾百人而已,但是其內部真實生活的人口數量卻高達幾千,如果他們幾千人所需的生活物資,都直接從塞浦路斯當地采購的話,如此巨大的數量差異,必然會引發當地的懷疑。

這就註定了,他們必須要有一個安全渠道,來對銅礦內部進行悄無聲息的物資補給。

這時候,土耳其那家鍊銅廠,就發揮了巨大的功效。

表麵上,是他們利用航運,將銅礦出產的銅礦石運輸到了土耳其。

但實際上最主要的是前來運輸銅礦石的船隻,悄悄攜帶大量的生活物資前往塞浦路斯,先將所有的物資補給悄悄運輸到銅礦內部之後,再假模假樣的將銅礦出產銅礦石裝船運回土耳其。

恰恰利用了銅礦運輸的航運渠道,同時悄無聲息的,為銅礦內部進行物資補給。

看似鍊銅廠進口了銅礦出產的礦石、為銅礦創造了收入,但其實,鍊銅廠的核心角色,隻是這個銅礦一個掩人耳目的配套設施。

不得不說,這種明修棧道,

暗度陳倉的玩法,確實非常巧妙。

而對葉辰來說,隻要他能夠抓住機會,摸到給塞浦路斯運送物資的貨輪,就可以一路滲透進去,直至與那個節度使麵對麵。

而一旦讓他得到這樣的機會,他就有足夠的把握,將那個節度使控製起來。

不過,葉辰也有兩個方案。

如果一切順利,自然是兵不血刃的拿下整個駐地。

但如果自己無法控製那個節度使也不要緊,自己可以悄無聲息的把他乾掉,然後將掉包的解藥,發放給所有的死士與驍騎衛,剩下的,自己就不用管了,讓這些死士與驍騎衛自由發揮,屆時上千人忽然逃出掌控,也絕對夠這個組織喝一壺的。

而且,兩個方案都是葉辰一人行動,所以他也有絕對的把握,不會留下任何線索,無論成功或者失敗,都不會讓那個神秘組織順藤摸瓜的找到自己。

隨後,葉辰便與萬破軍、李亞林一同製定了更加詳細的行動計劃。

在計劃製定完成之後,葉辰便打算啟程返回美國,利用這剩下的幾天時間好好準備。

不過,啟程前,他專門讓萬破軍帶自己見了那位專做通訊的老大哥郎紅軍一麵。

目前,萬龍殿給郎紅軍準備了一棟獨立的兩層小樓,專門給他用於研究。

郎紅軍雖然剛到敘利亞冇幾天,但整個人的狀態,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但精神、氣色以及心情看起來都好了許多,整個人也似乎

年輕了不少。

見到葉辰,郎紅軍整個人格外驚喜,激動地說道:“葉先生,您怎麼來敘利亞了?”

葉辰微笑道:“我過來有點事,順便過來看看老哥你,最近在這裡還適應嗎?”

郎紅軍一臉滿足的說道:“自從來了之後,整個人每天神清氣爽,不過唯一遺憾的就是工作還需要等待設備到位,所以一時半會還冇辦法直接開展。”

說著,他又道:“我給萬殿主列了一個設備清單,他冇打任何折扣,都安排采購了,我要的基本都是全世界最頂尖的民用通訊領域的相關設備,等這些設備陸續抵達敘利亞之後,我打算先搭建一套能覆蓋整個基地的加密通訊係統,在這個過程中,設計一套加密演算法,等衛星上天之後就可以把這套演算法同步過去了。”

葉辰好奇的問道:“老哥,咱們自己的衛星什麼時候能上天?”

郎紅軍解釋道:“最近萬殿主手下的人,正在通過註冊在離岸地區的殼公司,向幾家世界知名的通訊公司訂購通訊衛星,不過現在的衛星都不是現成的,需要排產,等衛星下了生產線之後,我們會先運到敘利亞來,我到時候會對衛星進行一定的改造,然後再交給商業發射公司來發射,但是,演算法的研發和衛星的改造,相關工作量都非常大,估計最快也要一兩年的時間才行了。”

葉辰問他:“老哥,這麼多工作你一個人肯定很難

完成,不如多招些人手來幫你做事,如果能搭建一個衛星通訊的團隊,效率肯定會有巨大的提升。”

郎紅軍無奈的說道:“這個我也想過,可是不太容易實現啊,我聯絡了一些老同事、老下屬,他們一聽說要來敘利亞工作,都有些不太情願,而且工作地點就在基地內部,我也擔心外人進來會造成泄密的風險。”

葉辰點了點頭,說道:“咱們手裡不缺錢,缺的是時間,所以依我看不如這樣,我們先在美國成立或者乾脆收購一家有足夠基礎的通訊公司,然後讓這個團隊在美國按照老哥你的要求做研發工作,由老哥你來整體統一協調,另外,我們可以把在美國的公司當成預備役,在這個團隊運作的過程中,如果發現有可信任的人才,可以逐步吸納到敘利亞來。”

說到這,葉辰微微一頓,又道:“另外,老哥你也不用擔心這些人不願意來敘利亞,隻要能給出足夠的錢,就一定能打動他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