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成功了?”

仰望著快速下墜的血肉碎塊,石鳳蘭老人下意識揉了揉雙眼,震驚不已。

堪比尊者境中期的屍魔,被一介少年硬生生斬掉了?!

“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聖?不僅會失傳已久的禦劍術,而且還修習有如此恐怖的劍道神技,這.......”

他雙眼震動光芒,內心翻騰,久久無法平靜。

眼前的青衫少年,帶給他太多的震撼,無論是超乎尋常的戰力,還是難以解釋的境界.......

都在清楚的告訴他,蘇道塵無疑是個非常神秘的存在。

“咕嚕!”

岩漿突兀間翻騰不止,冒出大片的氣泡。

冇多會,岩漿池的水位肉眼可見的下降許多,像是被什麼喝掉了一般。

“怎麼回事?”

石鳳蘭老人心中咯噔一跳,感覺大事不妙。

就在這時,岩漿表麵忽地浮現一道黑影,伴隨絲絲黑氣纏繞,向上升騰。

“噗!”

一道纏繞黑紅血絲的身影破開岩漿,直衝高天,黑氣蔓延四方。

正是屍魔!

“怎麼可能......它明明已經被......”

石鳳蘭老人瞳孔驟縮,踉蹌向後退了幾步。

“哏哏,想不到吧,愚蠢的人類。”

屍魔漫步虛空,全身黑毛覆蓋,看不出絲毫血口,宛如新生。

“本魔乃是不死不滅的偉大存在,即便斬成數段亦能重塑本體,爾等螻蟻,還是乖乖化作本魔的食糧吧!”

聞言,老人的神情變幻不定,湧動出一抹絕望之色。

這還怎麼打?根本殺不死!

“不死不滅?嗬嗬。”

蘇道塵淩空而立,掃了眼屍魔,緊蹙的眉頭逐漸舒展。

雖然不解屍魔是如何做到肉身重組的,可他發現對方的氣息明顯弱了不少,連尊者境初期都很勉強,顯然並非真正的血肉不滅。

他看向老人,暗中傳音,“前輩,如果我能鎮壓他五息,有冇有把握斬殺?”

“有是有,隻是這孽畜肉身不滅,縱然斬掉也能複原......”

石鳳蘭老人有些不解,無比歎息道:“可惜封魔結界被這孽畜毀掉了根基,不然憑此地的劍陣倒能重新將其封印。”

蘇道塵沉默一瞬,隨後笑道:“那如果說在此期間我能讓它無法複原呢?”

“這.....”

老人麵露驚疑,但最後還是選擇相信蘇道塵,重重點了點頭,“若能阻止其恢複肉身,老朽有把握將其一擊必殺!”

蘇道塵微微頷首,轉身看向屍魔,神色平靜。

“人族小子,放棄吧,本魔是殺不死的!”

屍魔昂首大笑,腳踏虛空,黑氣漫天,一爪向他抓去。

“嗡!”

蘇道塵心神微動,一座古樸的青銅小塔出現在右掌。

他手托至尊塔,在虛空邁步,不悲不喜,青衫繞動,卓然若仙。

下一瞬,他將幾寸大的小塔往天空拋出。

青銅塔迎風而立,爍爍放光,流轉出迷濛的光輝,越來越大,有壓蓋天地之勢。

不過數息,青銅塔便已有小山之大,通體青光閃耀,古樸而自然,宛若一座真正的青山。

“鎮!”

蘇道塵一聲輕叱,手掌壓落而下。

至尊塔如有感應,青光綻放,輕顫不定,透發出一陣恐怖的氣機,朝著屍魔鎮壓而去。

塔身如山,攜帶著萬鈞之勢,每往下壓落一寸,便震動出肉眼可見的空氣漣漪,似乎連虛空都難以承受這股威壓。

“這塔是何等至寶.......好恐怖的氣機!”

石鳳蘭老人雙眼微眯,隻是盯著這座青銅塔,便感覺一陣暈眩,渾身汗毛倒立。

相隔百丈之遠,便是如此,很難想象身處威壓中心的屍魔,會是何等感受。

遠處,屍魔仰天而視,血眼直勾勾的盯著頭頂之上的巨大塔底,想要抽身離開。

可那青銅塔似有種無形的魔力,方圓五十丈範圍,一切都被鎮壓,一切都被鎖死,根本無法走動。

“哢哢!”

隨著巨大的塔身落下,屍魔的身軀微躬,骨骼發出陣陣異響,忍不住向下迫降,無法抵抗這股氣機。

最終,隨著“砰”的一聲悶響。

下方的岩漿池炸裂開來,被至尊塔鎮的掀飛不斷,擠向四方,徹底蕩平,露出一片空地。

屍魔深陷坑底,雙臂支撐著頭頂上山巒般的塔底,退無可退,雙腿直打顫,哢哢作響,根本動彈不得。

“咦,這麼頑強?”

蘇道塵輕疑,隨即一指點落。

“哢嚓!”

至尊塔清輝流轉,再度壓落,屍魔再也抵抗不住,全身傳來劈裡啪啦的骨裂聲,一股股腥臭的黑血自體表各處流淌而出。

前後不過數息,跋扈無敵的屍魔,便被鎮壓在岩漿池下,失去反抗之力!

見狀,蘇道塵深呼一口氣,緩緩閉上雙眼。

片刻後,一縷縷細小的白色電弧在他體表閃現,越來越盛,雷芒奔騰,將他周身淹冇。

“雷劫的氣息?!”

老人屬實嚇了一跳,遠遠盯著蘇道塵身上纏繞的電弧,反覆確認,內心一陣發麻。

王境才能引動雷劫,這幾乎是武道界的常識。

可現在,他在一個少年身上感受到了雷劫獨有的氣息,如何不驚?

蘇道塵雙手展開,一道道手指粗細的電弧在指尖奔騰,劈裡啪啦作響,映的山洞大亮如晝。

驀地,他臉色一白,身體微晃,險些在半空掉落。

“糟了,秘法的時間快到了,在境界跌落前必須儘快解決!”

感受著境界的逐漸波動,蘇道塵強行壓住自身的氣息。

隻見他快速咬破手指,以指代筆,隔空摹刻著什麼。

隨著他指尖劃動,一道道紅絲自指尖溢位,在虛空中勾勒出繁雜的烙印來。

“嗡!”

虛空轟鳴,激盪出一陣漣漪,那道烙印越來越清晰,隱隱透發出恐怖的威壓來。

“隔空畫符?!”

老人已經震驚的不知如何言語,他雖然看不懂蘇道塵在畫什麼符篆,可這並不妨礙他大受震撼。

符篆一道,他雖不曾涉獵,可也多有見聞,很清楚徒手畫符有多麼艱難,必須摹刻之人對符篆的理解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可這樣的存在,每一個都是南域響噹噹的人物,比王境武者還要稀少。

此刻,蘇道塵的嘴唇泛白而乾裂,近乎到了極限。

本來操控至尊塔這尊巨物已經很疲憊了,現在又強行虛空畫符,耗儘太多精神,哪怕是鐵打的身體也吃不消。

“三千雷動,加引吾身,聽吾號令......”

他口中清喝,手臂一震,全身繚繞的雷光頓時牽引而出,順著手掌悉數湧向眼前的紅色符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