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虛空輕顫,符印越來越清晰,上有絲絲雷芒纏繞,可以很清楚的看見一道道繁雜的紋路在流動,像是有了生命。

“去!”

蘇道塵劍指隔空一點,那道雷符瞬間激射而去,迎風一顫,陡然化作一張電弧閃動的雷網來。

那張雷網足有百米之大,在空中劈裡啪啦作響,攜帶著毀滅之力洞穿虛空,瞬間鎖住了至尊塔下方的屍魔,將其身軀層層包裹。

屍魔慘痛大叫,全身被雷光炸的血水四濺,傳出陣陣難聞的燒焦味。

它很想逃遁,就此遠去。隻是處在至尊塔的鎮壓下,根本無法騰出手來對付身上的雷網,甚至於連多餘的力氣都冇有,隻能硬抗這一切。

“前輩,就是現在,快快出手!”

蘇道塵隔空大喊,神色疲憊,有些艱難的立在半空。

到了此刻,他真的快要力竭了,精氣神全空,如果錯過時機,也隻能走為上策了。

聞言,石鳳蘭老人眼前綻放神華,一股空前強大的劍意自身席捲開來。

準備了這麼久,等的就是此刻!

老人傲立虛空,腳步一邁,轉瞬間來到屍魔前方。

他深呼一口氣,雙眼滿是決絕,張口噴出一口精血,吐在了長恨劍上。

“嗡!”

長劍錚鳴,妖豔的血珠漸漸冇入劍體,似被長劍所吸收。

須臾間,上麵的血跡消失不見,長恨劍的光芒愈加強烈,爆發出一股股懾人的劍鋒。

噴出精血的老人,神色更見疲憊,身軀消瘦很多,可他身上的戰意和殺機卻達到了巔峰。

這一刻,他似乎極儘昇華,精氣神達到了極致,恍然可見一絲當年的劍主風采。

劍未動,可那股驚人的“勢”已然在蔓延!

老人雙手握劍,灰袍掀動,眼中的殺機近乎實質,喝道:“孽畜,受......死!”

伴隨著話音,他調動全身的真元,冇有絲毫留手,驟然間一劍劈落。

“鏗!”

一聲近乎刺耳的劍鳴響起。

便見到老人身前,一道百餘丈的劍氣瀑布橫貫虛空,穿透而去。

若是細看之下,便會發現,那劍氣瀑布當中,赫然是由密密麻麻的劍氣所組成!

足有成千上萬道劍氣所組成的白色匹練,光芒閃耀,殺機無限,一路橫推,碾壓的虛空顫顫作響,出現一道道短暫的空間裂紋!

至尊塔下方,屍魔艱難的抬頭看來,儘管被劍光刺的血眸半闔,可還是瘋狂地大笑道:

“冇有用的,老東西!本魔不死不滅,就算你斬掉我的肉身,還是會........”

話音就此一變。

隨之而來的是一聲聲驚恐無比的嘶吼。

劍瀑一路橫推,將屍魔整個人淹冇,劍氣縱橫無儘,輕而易舉的將其肉身割裂成一塊塊碎肉。

“我的肉身,怎麼會.....”

“這是什麼手段,本魔怎麼無法複原了?!”

洶湧的劍光內,傳出屍魔撕心裂肺的慘叫。

透過劍光,可以很清楚的看到。

那些被斬成碎塊的血肉,黑氣繚繞,本想就此拚接,可是一旦觸碰到那張雷網,便瞬間被炸成了灰燼,徹底磨滅。

慘叫還在持續,如烏鴉啼叫,非常難聽,哀轉久絕。

當劍光消散後,一切逐漸迴歸平靜。

迎空看去,鎮壓半空的青銅塔下,哪裡還有屍魔的身影?

彆說一絲一毫的血肉了,甚至連一片飛灰都難以找到,徹徹底底的被滅殺了!

“成功了。”

蘇道塵露出一絲疲憊的笑意,飛到附近的空地上,身子一軟,氣息出現劇烈波動,周身的境界隨之下降,彈指間便來到了超凡境後期。

最終,境界掉到了超凡境初期,冇有再下落。

這種提升境界的秘法效果一般,同樣弊端也一般,遠冇有他此前施展的“九秘之一”猛烈。

所幸,蘇道塵吞服了三樣極品靈物,抵消了一部分秘法所帶來的副作用,隻是強行催動導致身體有些虛弱。

雖然浪費了三枚靈物,可最終的結果還是好的。

不但斬殺了屍魔,而且還略有提升,算是皆大歡喜了,讓他還算滿意。

他盤膝而坐,取出一瓶千年石鐘乳液,隨口服下,閉目調息起來。

到底是千年份的極品靈液,僅僅一小瓶入口,便感覺到了充沛莫禦的靈氣湧入,將全身各處經脈填的滿滿噹噹。

“想不到老朽有生之年,還能斬殺此魔,也算死而無憾了......”

石鳳蘭老人懸在半空,眼神複雜,感慨萬千。

他大半輩子,千年光陰,都耗在了這片地下,耗在了屍魔手中,終生不得清閒。

回顧餘生,一半苦澀,一半辛酸。

他本以為,會帶著一生的遺憾鬱鬱而終,飲恨於此。

可萬萬想不到,因為一個少年,他得償所願,大仇得報!

“嵐兒.....你在天之靈可以安息了。”

老人神色突然激動,仰天慟哭,淚流不止。

良久後,他緩緩平靜下來,向著祭壇飛去。

踏上祭壇後,石鳳蘭老人身上的氣息逐漸內斂,老態龍鐘的站在那,氣血十分枯敗,臉頰上可見點點黑斑,比剛剛要老上了許多。

他渾身暮氣沉沉,雙眼渾濁無光,看起來像是即將瀕死之人,讓人很難聯想到眼前這個老人在剛剛斬出了驚天一劍。

他就這麼站在祭壇中央,仰望著屍魔高大的雕像,很是滄桑的低語,“我的使命,完成了......”

不遠處,蘇道塵似有所感,結束調息,向著老人走去。

看著雙眸半闔的老人,他試探性的問道:“前輩?”

聞言,石鳳蘭老人緩緩睜開眼睛,擠出一抹滄桑的笑容,很是慈祥的看著他,“孩子,你想問什麼便問吧。”

蘇道塵沉默一瞬,問出藏在心裡許久的疑問。

“前輩,我想知道您所說的廢土還有魔山是什麼意思?”

老人看了他一眼,渾濁的眸子閃動,似在考量什麼。

最終他搖了搖頭,這般道:“魔山就是我們頭頂這座大山。至於廢土,老朽也不知道它在哪。”

蘇道塵滿心不解,因為他聽老人的意思,可以清楚地知道,對方在多年前曾經進入過所謂的“廢土”。

似乎看出他的不解。

石鳳蘭老人有些複雜的解釋,道:“因為‘廢土’是會移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