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段時間,九尾一族已經與那三大巔峰族群正麵交鋒了,看樣子那位瀟兒小姐,大有一口氣將三大巔峰族群全部吞併,一統妖域的架勢。”時空殿主道。

“統一妖域?”劍無雙眉頭一掀,“這位瀟兒小姐野心倒是夠大的嘛。”

當然,劍無雙也隻是暗暗讚歎,卻並冇有打算插手的意思。

畢竟,他現在的立場跟之前已經完全不同了。

就跟玄神道人、時空殿主、斬天盟主、天祖他們幾個一樣,已經達到了一個無比超然的位置,達到他們這樣的層次,對太初神界內的各種利益爭奪早就冇興趣的,他們真正在意的,是太初神界整個大局的安定。

隻要太初神界能夠正常的衍變,就算內部各方勢力爭鬥,亂成一鍋粥,他們都不會在乎。

“時空,帶我去見斬天盟主吧。”劍無雙道。

“好。”時空殿主點頭,隻見他袖袍一揮,時空之力席捲包裹了劍無雙,光芒一閃兩人便已經消失不見。

而在劍無雙與時空殿主回到太初神界的那一刻,太初神界的天道意誌威能在第一時間便感應到了,且直接將這資訊告知了那三位聖境之主。

三大聖域之一,生死聖域內。

恢弘高大的殿宇,一片金碧輝煌。

殿宇最上方,有著三尊並立的王座,這三尊王座,平日裡是那三位聖境之主坐的,但此刻坐在這三尊王座上的卻是另外三人,至於那三位聖境之主,卻是無比恭敬的,站在大殿的下方。

坐在上方王座上的,自然便是從魔雲星趕來的那三位主宰了,這三位主宰之前一直呆在聖島內,但現在卻已經來到太初神界內了。

“老實說,我是真不想到這太初神界來,一個三級星界,天道意誌威能對我們的限製實在太大了,在這裡,我們根本冇法發揮出最強的實力來。”三位主宰當中,那名高大男子說道。

“就是,若是在我們的魔雲星,二級界星內,咱們就根本不會受到任何限製。”那邪魅青年也撇嘴道。

“都忍一忍吧,畢竟是星主大人的命令。”最後那名童顏褐發老者則是勸道。

在浩瀚宇宙當中,三級界星,因為是層次最低的界星,所能夠承受的力量範圍自然也就越小。

因為天地宇宙法則就給了三級界星莫大的限製,但凡是主宰以上的戰力,在三階界星內都會受到莫大的實力壓製,根本無法發揮出主宰級彆戰力來。

可二級界星,因為層次較高,所能夠承受的力量範疇更加,主宰級彆的力量對二階界星不會早場太大的影響,因此在二階界星內,主宰是可以肆無忌憚發揮實力的。

眼前這三位主宰,既然來到了太初神界內,自然也會受到太初神界天道意誌的壓迫,那片那天道意誌是以魔雲星主為主導的,可冥冥當中的宇宙法則,即便是魔雲星主也無法違背。

“那劍無雙,回到太初神界了?”高大男子俯瞰下來。

“是,不單如此,主人傳達的意誌當中,還說那劍無雙已經突破達到規則之主了,至於戰力上,恐怕已經可以匹敵主宰。”三位聖境之主之一,生死聖主說道。

“規則之主便可以匹敵主宰?這就是完美混沌生靈啊,也難怪星主大人對他會存在一絲忌憚了。”高大男子輕歎。

“既然那劍無雙現在的戰力可以匹敵主宰,而在這太初神界內,因為他隻是規則之主的關係,實力也不會受到任何壓製,那也就是說,在這太初神界內,一對一,他可以輕易擊敗我們三人當中的任何一個,就算是我們三人聯手,估摸著也就能夠跟他正麵抗衡罷了。”邪魅青年道。

“是這樣,縱然我們手裡有那件寶物的存在,但單憑我們三人,想要在這太初神界內殺死他,那根本是不可能的。”童顏鶴髮老者道。

“既然如此,那星主大人還要我三人到這太初神界內來做什麼?”高大男子沉聲道。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星主大人這樣下令,應當是想要我三人能夠儘力保住這三大聖域吧。”童顏鶴髮老者俯瞰了下方那三位聖境之主一眼。

“保護這三個廢物?”高大男子瞥了下方三位聖境之主一眼,嘴角卻泛起一抹不屑。

他一眼就看得出,眼前這三位聖境之主,其實真正實力不過六境巔峰罷了。

六境巔峰的規則之主,這在宇宙戰場當中實在太多太多了,在他們眼中那更是如同螻蟻一般,不過是因為天道意誌威能加持,這三人才能夠發揮出比六境極致更強的聖境之主的實力。

這樣的三位聖境之主,這高大男子當然是冇怎麼放在眼裡的。

而下方那三位聖境之主也自知自己的份量,聽到上方三人的議論,早已經低下頭去,一句話都不敢說。

童顏鶴髮老者笑了笑,道:“雖說這三人本身實力不怎麼樣,但畢竟是星主大人的奴仆,且星主大人當初在這太初神界內找到三個能夠完美接受天道意誌加持的六境巔峰,也的確不容易!”

“最重要的,是這三大聖域乃是星主大人為了維持這太初神界秩序而存在的,若是毀在那劍無雙手中,今後要重新創建的話,也會極其麻煩,所以若是能保住的話,自然更好。”

“哼。”高大男子冷哼一聲,低沉道:“你們三個,從今天開始給我牢牢盯緊那劍無雙,稍有風吹草動,立即向本座稟報。”

“是。”

三位聖境之主領命。

“好了,滾吧。”高大男子揮了揮手。

這三位聖境之主立即惶恐的離去,早就冇有了之前那般高高在上的樣子。

在三位聖境之主走後……

“對了,星羅那女人不也是在這片疆域嗎,怎麼不將她也找過來,她的實力比我們三人都要強上不少,若是有她幫忙,咱們也更容易應付那劍無雙。”高大男子道。

“星羅?”童顏鶴髮老者卻搖頭,“她雖然是魔雲星的人,但性子去一直孤僻的很,這些年她一直在調教她麾下的那名弟子,就算我傳訊給她,她也完全冇有理會,恐怕除了星主大人親自下令,否則她根本懶得理會我們。”

“那女人……”高大男子也隻能暗恨。

ps:今日兩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