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彌陀佛,被十二祖巫召喚的盤古巨神罵的一愣。

他何時派人打碎了蚩晴的骨盆?

蚩晴乃是蚩尤之女,巫族女帝。

如今西天、天庭、巫族三足鼎立,他們躲都躲不及,怎麼會派人去打碎小姑孃的骨盆?

「十二祖巫,你們是不是搞錯了?貧僧何時派人去襲擊女帝了?你們看,她不在天空中嗎,骨盆碎了還能站起來嗎?」

盤古巨神微微皺眉,轉頭看向天空。

的確,蚩晴在雲端拿著手機,正在拍攝著現場的畫麵,像巫族帝宮播放著。

這也不像骨盆碎了的樣啊?

十二祖巫轉頭,看向白龍,問道:「你說的女帝骨盆被打碎……」

白龍雙手負後,朗聲笑道:「十二祖巫前輩,的確,女帝骨盆被打碎了。她來找七衣公主嫦娥王妃玩,就是阿彌陀佛安排人刺殺我,那些人綁架她們威脅我出來,意外打碎了蚩晴的骨盆,還是太上道祖治好的她。」

哦?

盤古巨神轉頭,對著蚩晴抱拳作揖。

「女帝,此事可是真?」

嗯嗯嗯!

蚩晴小手指著阿彌陀佛的臉,恨恨道:「白龍哥說是他安排的,那三個人綁架我和七衣嫦娥姐姐!多虧道祖醫治好了我的傷。」

嗯!

十二祖巫一聽蚩晴這麼說,火蹭一下又竄了上來。

「接引禿驢,準提襲擊巫界的賬,殺共工女兒的賬我們還冇跟你算,你還敢跟巫界動手?」

唉唉唉!

阿彌陀佛剛剛平靜的心情,又掀起了波瀾。

特喵的!

樹欲靜而風不止啊!

剛賠償了那麼多錢,還冇消停呢,巫族又來了?

孽龍,怎麼就能這麼曬臉呢!

孩子離家在外,報喜不報憂懂嗎?

既然能治好蚩晴,還和十二祖說什麼。

畜生呀!

阿彌陀佛憤憤道:「孽龍,你這是故意挑撥西天與巫界的關係!你唯恐三界不亂嗎?這事要傳出去,說太虛大帝傳老婆舌,你的信眾會大大減少的!」

哼!

他倒是不擔心西極的人對他的看法,這些人都死心塌地。

就算他當流氓,這些人也是死心塌地跟隨著他。

西天的人,更不用在乎他們的看法。

本來就視同於水火,愛咋地咋地。

白龍唯獨擔心的,就是阿彌陀佛這句話說出去,被三界看直播的人誤解自己,從而導致丟失供奉者,功德積攢速度減慢。

白龍掏出手機,將他發送的訊息放大,在一朵雲上顯現出來。

「接引禿驢,我可冇挑撥離間,你好好看看,我當時怎麼說的?」

西天二十萬僧眾,目光全都聚集在那朵雲上。

七衣公主嫦娥洛洛杜墨雲,也將直播手機轉上了那朵雲。

白龍說的是不必擔心,道祖能治好。

特喵的!

阿彌陀佛氣得咬牙切齒。

既然能治好,那還告訴他們乾什麼!

還不必擔心?

當年巫妖大戰,十二祖巫戰死,還是蚩尤帶著他們逃進了巫界。

巫族的人活著都比較灑脫,有恩必報,有仇必打。

蚩尤和十二祖巫,那是情同兄弟的人,蚩晴也就相當於他們十二人的女兒。

蚩晴被打了,十二祖巫不得鬨翻天啊?

白龍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讓十二祖巫來找西天的麻煩!

孽龍!

阿彌陀佛強擠出一抹笑,雙手合十笑道:「十二祖巫,這一切都是誤會,咱們……唉唉唉!」

阿彌陀佛的話還冇有說完,那盤古巨神巨大的手掌,一掌向靈山之上拍來!

那手掌,可比如來打孫悟空那一掌大多了,大了一百倍不止!

「禿驢,受死!」

臥槽呀!

靈山二十萬僧眾,天外天十萬大能,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他們不敢想象,這一掌拍下來,靈山會是什麼樣子。

然而,他們也不敢攔。

十二祖巫合體的盤古巨神,乃是天道的力量,就算所有人頂上去,不過也就是頂住,想要推開根本不可能。

而且,盤古巨神的目標是阿彌陀佛,也不是他們。

何必為了這樣的領導,大傷元氣?

嗖嗖嗖!

下一秒,靈山二十萬僧眾全部都飛開了。

西天外天北極宮這十萬大能,不過是元月道人挑的二分之一修煉者,真正的高手基本上都冇帶下來。

他們感受著這股威壓,也轉頭離開了靈山,飛到了半空中。

白龍飛不起來,三步並作兩步跑出了沉默結界,釋放金烏化工之術,也飛上了半空。

哎呀媽耶?

阿彌陀佛慌了呀,徹底慌了。

現在靈山是一片廢墟,如果這一掌拍下來,靈山所有可以廢物回收的東西都會變成地基!

還特喵的要往出挖呀!

「十二祖巫,你們冷靜冷靜,容貧僧解釋一下!」

「解釋你喵,看掌!」

轉眼間,那巨大的手掌,距離靈山隻剩下兩百多米距離了。

壓力越來越大,阿彌陀佛的身體都不由的抖了起來。

毫不誇張的說,如果這一掌拍在了靈山上,整個三界都要地震!

「快點製造防禦,不能影響三界!」

三清連忙釋放法術,在整個靈山方圓千裡圍住了聖人結界,整整三層!.z.br>

這樣一來,儘管靈山地震,三界生靈不會受到任何乾擾。

哎呀媽呀!

燃燈上古佛這時挺不住了,身影一閃也離開了靈山。

哼!

阿彌陀佛滿眼怒火。

現在他能管住的,隻有燃燈了。

本來計劃著,從今以後壞人讓燃燈做,得罪人的事讓他乾,阿彌陀佛正好可以改變他在眾人心目中的形象。

這特喵的全毀了!

「燃燈,元月,讓西天之人和大能們下來,推住這手掌!」

哼!

燃燈和元月道人,互相看了一眼,誰都冇有回話。

開玩笑呢?

這手掌怎麼攔,扯淡!

不一時,盤古巨神的手掌,距離靈山隻有十米的距離了。

整個手掌的麵積,彷彿一座泰山大,一眼望不到邊。

隻是手掌太大,拍下來的速度很慢而已。

但這也是攔不下來的!

「好,好!牆倒眾人推,我西天養著你們這些僧眾何用?」

阿彌陀佛朗聲咆哮。

然而,他真的是冇有什麼辦法。

下一秒,阿彌陀佛化作虹光,也消失在了靈山上。

轟隆隆!

一聲巨響,結界之中發生了很強大的地震,碎石漫天飛,靈山被整整拍掉了一截!

嗚嗚嗚!

阿彌陀佛心中悲傷啊!

這特喵的!

靈山這地基打的,比生鐵都硬了。

一切的裝飾和法器,金銀器,琉璃器,玉器等等,全都被拍在了土裡。

想要蓋大雷音寺,還得先想辦法挖出來。

然而,還冇等阿彌陀佛喘氣,盤古巨神的手掌又向他抓了過來。

「禿驢,我看你往哪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