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高鐵站,許多人正在下車,一名穿著裘皮男子,身後跟隨四人。這四個人,居然拎著蛇皮袋,就跟民工一樣,跟著金三業。金三業出了站台,拿出煙來,遞給這四人。“目標人物已經告訴你們了。”

“你們可是延邊最厲害的殺手,不用我吩咐了吧?”

怪異的聲音,從殺手老大嘴裡而出:“放心吧,隻要錢到位,一切都乾碎。”

“彆說是宗師,就是玉皇大帝來了,我們也給弄死。”

殺手老二也說著,拿出一根菸,直接扔進嘴裡嚼著。“老二,你真噁心。”

殺手老三梳著頭髮,望著夜色。“這邊夜色真挺美。”

“聽說遼女孩子,大腿最是美。”

“等你們解決完事,隨便你們。”

金三業看向前方,前方已經有司機過來了。不光如此,從另一端,金三業的手下紛紛走下高鐵。“三爺!”

這些人習慣稱呼金三業為三爺,金三業點了點頭道:“你們負責外圍,記住了,解決完,全部都給我離開省城。”

“知道,三爺!”

這些人都紛紛點頭,他們都坐著出租車離開。金三業坐在一輛奔馳車中,對著司機命令道:“卻酒店,我也要見見金之濱,都什麼人,還弄出這樣的事情。”

金三業望著窗外,繼續打著電話。這一次,他用的是鮮語,嘀哩咕嚕的,說了一大堆。車繼續開著。金三業還是打著電話,最後放下電話,望著窗外。“酒店!”

金三業想要知道酒店,司機再次點了點頭,然後右拐,走進一個衚衕當中。金三業就是一愣,這個衚衕當中,停著一輛輛出租車。他的人,都在出租車當中,出租車把這些人重新彙聚在一起,甚至延邊4殺手也在其中。“這什麼情況?”

“金三業,你可以下車了。”

司機回頭衝著金三業一笑,然後已經開門。金三業望著司機,臉色沉了下去。金三業還是走了下來,衚衕中的車,魚貫而出。“三爺,這是怎麼回事?”

眾人都愣住了,唯有延邊4殺手,嚼著香菸,從揹包當中,拿出一個個塑料管,開始組裝起來。誰能夠想到,這揹包當中,那是3D列印的槍支。衚衕亮起燈,一個後門被打開,裡麵傳來聲音。“都進來吧!”

金三業領著人,朝著後門走了進去。那是一個院子,院子三百多平,裡麵還有假山。葉天和張小帥坐在裡麵,居然在烤串。吱吱的烤肉聲音,張小帥正在撒著胡椒麪,回頭看著金三業。“他就是金三業!”

“在東北混了多年了,你說說,這樣的人都成精了。”

張小帥相當鄙視,雙手拿著釺子連續交換,讓羊肉串爆發出香味來。葉天看著金三業,剛要說什麼。金三業已經認出葉天,直接就說話了。“你是葉天?”

“是你找的我?”

“呦嗬,你還認出來了。”

張小帥剛要說什麼,就看到延邊4殺手走了出來,打量著葉天和張小帥。“三爺,如果是兩個目標,那就得加錢了。”

“隻要你加錢,我在這裡就可以動手。”

“你們。”

金三業無奈看著殺手,這從延邊請來的,真是頂級殺手嗎?這麼自信嗎?都這種情況下,誰知道這院子四周,還隱藏什麼。“等一下!”

金三業想要好好詢問一下。“你是誰?”

金三業知道葉天,不知道張小帥。“我姓張,張家人!”

“東北張家?”

金三業倒吸一口涼氣,心中狂罵金之濱等人。要知道葉天跟張家有關係,他上哪會接這樣的單子。“張少,我想這是誤會。”

金三業立刻轉變態度。“誤會?你們來殺葉少的,是誤會。”

“我們並不清楚。”

“並不清楚就完事了?金三業,你這些年,發家在東北,你的一切,都是東北給的。現在成精了,敢肆無忌憚了。”

“就你這樣的,還三爺?”

“你懂三爺的意思嗎?”

“你說這是誤會?”

張小帥遞給葉天一個羊肉串,然後自己吃了起來。羊肉吃肚子裡了,釺子直接扔在金三業的麵前。“三刀六洞,你也懂吧?”

“開始吧!”

張小帥給金三業機會了,金三業望著地上的釺子,臉色也變了。“張少,你這是一點麵子都不給了?”

“我畢竟在東北這麼多年了……”“嗬嗬,葉少,我說了吧,這樣的人,不值得給機會。”

張小帥再次看向葉天。葉天吃著羊肉串,也點了點頭。“我也這麼認為!”

金三業看到兩人這麼說,然後看著手下:“動手!”

這些手下都聽金三業的,他們一部分還是境外之人,冇有身份。直接抓起旁邊磚頭,朝著葉天和張小帥衝了過去。延邊殺手卻冇有動手,直接看向金三業。“加錢!”

就在這時候,張小帥身後,走出八人。這是張家武者,直接衝向這些人。絕對是碾壓,秋風掃落葉。金三業帶來的人,全部被打斷雙腿,倒在地上哀嚎。“我加錢,你們快點上。”

金三業實在等不了了,他也真的怕了。“很好!”

殺手老大說完,一抬手,就要扣動扳機。一根釺子,直接插在殺手老大手腕上,殺手老大慘叫一聲,直接飛了出去。釺子力量很強,釘在牆上。“老大!”

殺手老二也怒了,直接來了一個甩槍。“嗖!”

葉天手中的釺子,再次消失不見,依舊穿透手腕,釘在牆上。“啊!”

老三和老四怒了,居然從兜裡掏出斧頭。木頭斧頭,可這木頭,卻反射血芒,明顯這兩把木頭斧子能夠殺人。葉天看著兩人,再次一揮手。“轟!”

刀芒而出。兩人直接爆射而出,繼續轟在牆壁上,鑲嵌其中。張小帥繼續烤羊肉串,隻是望著葉天,搖了搖頭。“早知道這樣,我就不派人了,你自己就能夠解決。”

“你到底是什麼境界?”

“我還是烤串吧,跟你比起來,太傷自尊了。”

張小帥很無奈,葉天卻看著金三業,指了指旁邊道:“用我動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