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奶奶,我去診所那邊看看!”

劉亮亮待了一上午,已經寫完寒假作業了,下週就開學了。

“行,你把這些花生豆,帶給你叔!”

孫麗裝了一袋蛋黃花生,希望讓兒子吃點。

“那我過去了!”

劉亮亮拿起花生,跑了過去。剛剛跑出去,就聽到角落當中,傳來撥浪鼓的聲音。

劉亮亮就是一愣,疑惑望了過去。

旁邊冇有人,這撥浪鼓的聲音,從哪裡而出。而且這個聲音太吸引人了,劉亮亮朝著另一個方向走了過去。

穿過田間地頭,就看到一個矮牆下麵,蹲著一個人。

“行行好吧。”

“老大爺,你這是乾什麼?”

孩子都很單純,也很善良,看到穿著這麼爛的乞丐,都露出同情心。

一隻手,拿著撥浪鼓,撥浪鼓再次晃動一下。

“行行好!”

“我這有花生,你吃嗎?”劉亮亮已經蹲了下去。

就在蹲下去時候,身後再次出現一個乞丐,直接拍在劉亮亮後腦。隨著一拍,就看到劉亮亮晃了晃。

眼神空洞起來。

而這個乞丐卻怪異說道:“先弄這個孩子,讓葉天失去兒子痛苦。”

“明天,我們動他父母。”

“行!”

“老腔已經找了一個院子,老袁他們也出去了,先弄一批孩子,我們再次發展。”

“這個村裡,有點古怪,我總覺得不對。”

乞丐站了起來,然後再次搖動撥浪鼓。

劉亮亮跟著乞丐,慢慢走著。乞丐冇有去村路上,自從他們進入

葦子溝村,那些村民直接給了許多好東西。

這讓乞丐無法深入村子,隻能夠選擇拍花子。

“走吧,從另一側走,明天再次過來。”

……

葉天坐在診所當中,而屋簷下麵,英九一直站著。

“天還要點涼,你不能夠一直老站在屋簷下麵。”

“對了,英九,你回我家一趟,讓亮亮過來。”

葉天現在有空了,準備也帶一帶劉亮亮,讓亮亮在診所當中學點東西。

“好!”

英九隻聽葉天的,扭身就走。

很快,英九再次返回。

“葉少,亮亮不見了。”英九目光綻放光芒,臉色難看起來。

“什麼意思?”

“阿姨說了,讓亮亮給你送花生豆,已經在20分鐘前就出門了。”

“是嗎?亮亮也冇有過來。”

葉天還以為劉亮亮上哪裡玩了,並冇有驚呼。旁邊溫博然也點頭,孩子肯定貪玩,肯定上哪裡玩了。

“葉少,這不對,你聽我的,肯定是失蹤。”

“為什麼?”

“我剛纔聽村民說了,上午的時候,村口來了乞丐。”

“還有,我在你們家院牆上,看到一個圖號。”

英九走了過來,寫下一個圖號,那是三角形。

“葉少,劉亮亮,是被丐幫這些畜生弄走的,我們必須儘快找到。”

葉天臉色也變了,他雖然不懂這個圖號,但是英九說的情況人,葉天領著英九,直接返回家中。

院牆之上,的確有這個符號。

“你確定,這個符號,是丐幫的?”

葉天不想驚

動父母,一旦讓父母知道劉亮亮丟了,那就麻煩了。

“冇錯,這肯定是丐幫的。”

“他們用這個標記,來告訴江湖其他人,這家的老人和孩子,是他們選擇的。”

“他們選擇孩子和老人乾什麼?”

“孩子弄成“狗”,老人弄成“魚”。”

“狗的意思,就是讓孩子成為殘疾人,然後當街要錢。”

“而魚,卻很複雜,一部分跟孩子一樣,也在大街上,一部分卻上了救濟站,要國家的救濟,甚至要房子。”

“許多丐幫,利用這樣的手段,積累財富和房產。”

“那些廉租房,一部分都在丐幫手裡。”

“弄成狗?亮亮危險了。”

“還有,這個圖號還在,說明,有人對我父母動手?”葉天目光徹底冷了下去,身上的血煞,讓英九震驚看著葉天。

他冇有想到,葉天身上的血煞,比他都要多。

“英九,你能夠找到?”

“我試試!”

“你用你的方法,我用我的方法,一起行動吧。”

“記住了,誰先找到,立刻通知。”

“葉少,你什麼辦法?”

英九疑惑看著葉天,葉天已經拿出手機,給秋水打電話了。炎黃組會調取沿路的錄像,很快就有訊息。

而英九也消失不見了,江湖中,還有江湖的規矩。

柳滄海也出現在葉天身後,他看到這個圖號,瞳孔一縮。

“的確是!”

“這裡怎麼又丐幫,他們過了山海關?”

“太過分了!”

柳滄海心中也怒了,卻

看到葉天接到一個電話。

“孩子找到了嗎?”

“的確被拐跑了,這是一段視頻。”

葉天咬著牙,拿出手機。手機上的視頻,劉亮亮是主動跟在一名乞丐身後,走向一個集市。自從這個集市之後,再也冇有了蹤跡。

這個集市並不到,也冇有藏身的地方。

“拍花子!”

“孩子真的有危險。”

“葉天,你等著,我聯絡一下其他人。”

“老爺子,你的關係不是最底層的,我也找了八哥,隻要在縣城這邊,肯定會找到。”

葉天心中冷笑,無論這丐幫有多少人,隻要出現在這附近,肯定會找到。

“那就好!”

“找到這些人,老夫也過去。”

柳滄海能不憤怒嗎?這些人對孩子和老人的手段,柳滄海也知道的。

“找到了!”

英九卻再次出現,居然比炎黃組和宮八都提前找到了。

“在哪?”

“市郊,屠宰場後麵的民宅。”

“走!”

葉天把車鑰匙扔給英九,讓英九開車。英九臉色難看一下,然後把車鑰匙遞給葉天道:“葉少,我,我不會開車。”

“啊?”

英九低頭了,他最好的時光,都在監獄當中。

“算了,回頭我教你開車。”

“走!”

葉天開車,柳滄海本來也要上來,卻被葉天阻止。葉天要讓柳滄海,留在村裡保護父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