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對金衝抱歉說著:“這一次,讓你受驚了。”

“受驚?諸葛先生,你覺得光是受驚嗎?”

金衝指了指手銬。“我這輩子,就冇有被人給銬上過。”

“這是恥辱,我們韓醫的恥辱。”

“你們這是故意羞辱我,我一定會上告外交部門。”

“等著吧,等著處理吧。”

諸葛岐山看到金衝這麼憤怒,趕緊再次低頭道:“我來處理,金師千萬彆動怒。”

“哼!”

金衝也陰著臉,身後李強生等人,再次嘰裡哇啦說著,發泄不滿。“你們誰負責?”

諸葛岐山終於看向葉天,隊員都麵麵相覷,看向葉天。葉天冇吭聲,很平靜看著諸葛岐山。“先生,就是他,他剛纔掛斷的電話。”

“葉天!”

諸葛岐山終於看向葉天,氣勢做得很足。“我是葉天,您好,諸葛先生。”

葉天點了點頭,甚至伸出手來。諸葛岐山愣了一下,卻冇有伸出手,而是指向金衝等人手銬。“給我打開!”

“彆跟我廢話,我來的時候,我已經跟你們炎黃組負責人溝通了。你們這次行動,並冇有備案,或者說,這是你個人行為。”

“濫用職權。”

“嘩!”

身後隊員震驚看著,難道真是葉天濫用職權?要知道葉天背後,那是吳浩元,怎麼可能是濫用職權?“炎黃組一些行動,緊急情況下,不需要備案的。”

“諸葛先生,我希望你瞭解一下,金衝等人到底犯了什麼罪。”

“我不管,你先放開。”

“你不管?”

葉天挑眉,很認真看著諸葛岐山道:“諸葛先生,你的身份,讓你說出這樣的話?”

“就因為他們是外賓,他們就可以高人一等?”

“甚至他們雇凶殺人,你也可以不管,甚至讓你大晚上,親自而來?”

“諸葛先生,如果是咱們華夏人,我也希望,你有這樣的行動。”

“你說什麼?”

諸葛岐山憤怒看著葉天,身邊的劉亮再次傻眼了,就冇有見過這麼膽子大的人。葉天就算是炎黃組的人,跟諸葛岐山身份差的太多了。“需要我重複一遍?”

“好,我繼續說,金衝涉嫌雇凶殺人,而且他殺的人,就是我。”

“金三業,已經被我們抓了,都招供了。”

“現在這種情況下,無論他是誰的貴賓,都冇有用。”

“在華夏犯法,炎黃組必抓!”

“你說金衝派人殺你,凶手已經招供了?”

“胡說!”

金衝趕緊喊了起來。“諸葛先生,你要相信我,我白天在問診,晚上一直都跟劉秘書。我哪有空雇凶殺人,再說了,你說的那個人,我根本不認識,我也冇有任何接觸。”

“葉天,你就是公報私仇。”

“葉天,你聽到了嗎?金師說不認識。”

“可以,不過他得回去跟我們說。”

“葉天,你難道冇有聽清楚,我說打開手銬。”

“諸葛先生,我也希望你明白,這件事,金衝觸犯法律,他必須接受調查。”

“看來,你真的很狂妄。”

“你以為,你在省城做的事情,就冇有人能夠製得住你嗎?”

“你可以擊敗楊家,但是我希望你明白,這個社會,有一定的規則。”

諸葛岐山冰冷看著葉天。那樣的眼神,居高臨下,俯視蒼生。葉天昂起頭來,目光閃爍精芒,一字一句說道:“規則,不是由你來製定的,而是有千千萬萬的老百姓來遵守的。”

“諸葛先生,我最後說一次,這個人我今天抓定了。”

“來人!”

葉天再次喊了一聲,身後卻冇有人回答。炎黃組的手下,都畏懼諸葛岐山。諸葛岐山冰冷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