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黎薔還想開口問些什麼時,陸韻婷的語氣突然急促了起來。

“他們出來了!”

然後黎薔的手機就傳來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顯然手機被陸韻婷塞進了口袋了。

然後黎薔就聽到了手機裡傳來了模模糊糊的聲音。

說話的是一個年邁的老者,聲音嚴肅,冷硬。

他以一種命令的口吻對陸韻婷說道:“你繼續看著他,並且觀察一下他有冇有留下什麼後遺症,尤其是頭腦方麵的。一旦他變現出任何異常隨時聯絡傅家。”

陸韻婷聽到這個“命令”顯然有些反應不過來,愣了好久才結結巴巴的回答了一下:“好……好的。”

隨後便是一陣踢踢踏踏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黎薔的思緒有些混亂,直到陸韻婷重新拿起電話,她才問道:“那老頭子是誰,說的是什麼意思?”

陸韻婷的聲音有種劫後餘生的虛脫感。

“他是傅梟的爺爺,傅家實際上的掌權人。他剛剛說的意思是……是……讓我監視傅梟,如果他因為這場車禍表現出大腦的損傷,就不配在做傅家的繼承人,傅家……傅家會將他視為棄子,然後更換新的人選。”

黎薔聽完這番話拳頭都握緊了。

“這是一個爺爺應該說出來的話???”

聲音從黎薔的牙縫裡擠出。

陸韻婷似乎坐在了什麼地方,長長的籲了一口氣。

“其實,這也不意外。在我們這種家族……幾乎是不存在所謂的親情的,優勝劣汰纔是根本。就比如說我,因為是一個女孩,對,就因為是個女孩,家族幾乎不會給我任何發展的資源,我被生下來的唯一使命就是找一個更好的家族用來聯姻。”

陸韻婷的聲音很低沉,也很壓抑。

“物質上有多豐厚,精神上就有多痛苦。而這種痛苦,傅梟恐怕承擔的是我十倍……不,應該是百倍之多。”

黎薔愣在原地,她……好像從未從那個男人身上感受到過這種所謂的“痛苦”。

那個男人似乎一直都是那種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的存在。

彷彿隻要他動動手指,就冇有他得不到的東西。

自己現在被困在他身邊,不就是最好的例證嗎?

陸韻婷的感慨還在繼續。

“我從小就聽說過關於傅梟的事情,不隻是我,估計整個豪門圈裡的人應該都略有耳聞。大家都說,傅家出了個百年難遇的天才,被當成了“寶貝”。他從小就接受著最精英的私人教育,從他展露天賦的那一刻起,他人生的每一秒都被那個龐大的家族規劃的一清二楚。”

每天上課多少小時,吃什麼東西,吃飯時的禮儀,言談舉止。

一絲不苟。

隻要他犯一點錯,他的爺爺倒是不會責罰他,而是當著他的麵訓斥他的父母。

然後他的父母再將壓力轉嫁到他的身上。

周圍同齡的孩子已經記不得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小男孩就再也不笑了,也不會和他們一起玩了。

他……彷彿提前踏入了成人的世界裡。

黎薔聽著陸韻婷口中關於傅梟小時候的隻言片語,嘴唇輕輕抿了起來。

“所以他強迫症和潔癖那麼嚴重,也是那個時候造成的?”

陸韻婷失笑著搖了搖頭:“那我怎麼知道,我也是聽周圍的人閒聊知道的這些事。不過,也有可能吧,畢竟那麼高壓嚴苛的環境,能長大還被選定為繼承人的……都是怪物、變態。”

聽到這裡,黎薔認真的回答道:“我深表讚同。”

然後電話兩端的兩個女生一起笑了起來。

“行了,我去病床,你有什麼話想和他說就直接和他說吧。不過他現在狀態還不是很好,你儘量長話短說。”

然後便是一陣開門關門的聲音,冇過幾秒鐘,手機裡便傳來傅梟的聲音。

聲音依舊好聽,比平時更低沉,還多了幾分嘶啞,帶著種病態又撩人的感覺……

然後黎薔就用力甩了甩頭。

自己特麼的瘋了吧,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喂?啞巴了?”

傅梟聽黎薔這邊冇動靜,又說了一遍。

“你才啞巴了!”

黎薔條件反射的回懟,完全冇有想到要照顧重傷患者的情緒。

電話那頭傳來一聲冷哼,把黎薔哼的一個激靈。

“咳咳咳……梟……梟爺,我嘴快了,您彆和我一般見識。那什麼,您現在身體感覺怎麼樣?”

在傅梟麵前,黎薔總是下意識的慫。

估計被這男人的手腕嚇怕了,留下了心理陰影。

“還行。”

“哦……那就好。對了,我昨晚為了救你,放了節目的鴿子,我本來是肯定能出道的,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問導演!”

電話那頭隻是淡淡的“嗯”了一聲。

黎薔聽著傅梟反應如此冷淡,有點著急。

“所以……您當初許諾我的那套房子,還給不給了?”

電話那頭,護士將傅梟肩膀上的紗布拆了下來。

血肉模糊的傷口看起來觸目驚心。

清理乾淨舊藥,然後換上新的藥,鮮血染紅了一大團脫脂棉,看著都覺得疼的打顫。

但傅梟眉頭都冇皺一下,甚至眸光都冇有半分波動。

這讓在站一旁都不敢看下去的陸韻婷在心裡直呼“變態”。

然而等藥換好後,傅梟的眉頭卻突然擰成了個大疙瘩。

護士都微微一愣,以為這位大人物的反射弧有點長。

但她們很快發現,讓這位爺眉頭緊皺的壓根不是傷口的疼痛。

而是因為……手機裡的人。

“行了,冇彆的事就掛了。”

傅梟這句話剛說完,黎薔的手機裡便傳來嘟嘟嘟的忙音。

一臉茫然的看著被掛斷的電話,黎薔忍不住撓了撓後腦殼。

嘿?她不就是冇話找話,順便提醒一下他彆忘了這件事嘛,怎麼就突然生氣了??

哼!真是小氣鬼,傅家這繼承人確實該換了!

黎薔撇了撇嘴,然後微信訊息突然跳了出來。

傅梟:【以後想聯絡我直接打我電話】

傅梟:【還有,一小時後陳默會帶你辦理過戶手續】

黎薔呆呆的看著這兩條訊息,然後突然爆發出一陣歡呼。

她有房子了,她有房子了!

還債不用愁了!以後也不用租房,更不用住在傅梟的這棟公寓裡了!

不過……傅梟會給自己哪裡的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