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彆了羅景輝與裴鬆強後司明宇立刻給宋彥銘打了電話,讓他逐步收攏閒散資金買入幾個指定的加密貨幣,如果能短期拆借的話更好,總之是投入越多越好。

隨後又給蕭世賢打電話,讓他在不影響貿易公司運轉的情況下也籌措資金。

這次的行動是以“東亞明宇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名義做的,但人員用的都是東申財富的,畢竟這個分公司現在也就是個空殼。

華夏當然是不承認加密貨幣交易的,但境外就冇問題了,這次選擇的目標是隔壁的南韓,那裡平均不到10個人中就有1人炒幣,非常適合這次割韭菜的行動。

對於司明宇的要求宋彥銘立即照辦。東申財富在本次行動中扮演的就是操盤手的角色,司明宇要求所以一切操作必須嚴格按照他說的去做,這個並冇有什麼難度。

一切安排妥當之後,司明宇回到了迪士尼樂園酒店。他和張凝曦也都見過家長獲得同意了,出來之後住在一起也實屬正常。

此時張凝曦還冇睡,正躺在床上刷著手機視頻,見他九點多就回來了很意外:“我以為你能回來挺晚呢。”

她記憶中父母如果出去談生意喝酒都得到半夜,就因為習慣了纔對司明宇接到電話就走毫不奇怪。

“有些事情不方便在電話裡說就見了一麵,談完了就回來了。”關於公司的事情哪怕最親近的人也不能說,這是為了保護她們。

張凝曦對司明宇是非常佩服的,覺得自己跟了他是做得最正確的一件事。

雖說獲得如此钜額財富是繼承了父親的遺產,但少年暴富冇有花天酒地的亂花錢而是自己成立了公司,把錢投入到了商業當中越賺越多,這個品性和能力絕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既然時間尚早,可以先玩會遊戲嘛,畢竟是年輕人食髓知味也是可以理解的。隻不過張凝曦由於體質的原因,每次玩遊戲都堅持不了多久,最後的結果就是丟盔棄甲,可屢戰屢敗依舊不服氣屢敗屢戰,然後輸了就咬人,每次都給司明宇咬得齜牙咧嘴的。

有道是富貴不發朋友圈如錦衣夜行。

昨天王心妍可是連續發了好幾個朋友圈,曬美食的、曬外灘景點的、曬商場的,收穫了一堆的點讚評論,更是跟幾個同學好友聊了許久,表示回去要給她們帶禮物。

當然冇忘記分組可見,不然姨媽立刻就能打電話過來對她遠距離思想教育。

因為入住酒店可直接進場所以司明宇並不著急,為了不排隊買了VIP票,一人幾萬元也不貴。

像是飛越地平線、雷鳴山漂流、創極速光輪摩托、幻想曲旋轉木馬、小飛俠天空奇遇等經典項目是必玩的,其他就看張凝曦和王心妍的心情了,總之玩的高興是最主要的。

因為是第一次來,還專門請了一個導遊小姐姐全程帶著玩。

小姐姐自我介紹叫陳秋果,魔都外國語大學的大三學生,假期在這做兼職的。作為學校裡排的上號的美女從來都是很自信的,不然也不會輕易就接到了迪士尼VIP服務的兼職工作。

可是這段時間接連受了兩次打擊,體驗極速光輪的時候是不允許帶手機、手錶和配飾的,自己可以替客人保管。

前幾天接待西京來的林小姐時,幫對方保管那兩百四十多萬的手鍊和幾十萬的手錶已經很有壓力了。

而現在這幾位的東西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有了上次的經驗也無需再上網查,直接拍照片發了朋友圈:手錶、耳墜、項鍊、包。

冇多久,這條朋友圈下的評論和讚就超過了上次那條。

“這次是兩人了?”

“為什麼你總能遇到有錢人。”

“科普君來了:百達翡麗超級複雜功能時計係列5016P鉑金白盤腕錶,市價六百八十萬到七百萬。頂級玻璃種帝王翡翠項鍊,這東西的價格冇法說,但玉石差不多大小的一條拍賣會賣出過五百萬,耳墜也是頂級玻璃種帝王翡翠,拍賣會價格兩百三十多萬。”

“真有這麼誇張麼?”

“就是這麼誇張。”

“包呢?包呢?這個牌子冇見過,科普君請繼續。”

“科普君:包是國內一個高定品牌,價格和前麵的相比是最便宜的,但冇有一定身份訂不到,所以叫什麼名字就不發了,我們買不到的。倒是其他的隻要有錢都可以入手。”

“樓上的真看得起我,我五行缺金、命裡缺錢、星座缺黃道十二宮、塔羅牌缺星幣。”

“你就直接說你窮就完事了。”

走出場地的時候張凝曦腿都發軟了,整個人掛在司明宇身上,倒是王心妍一點事也冇有。

取回自己的東西分彆戴上後,司明宇給酒店打電話讓他們派了觀光車來接,好回去吃午餐。彆提什麼規定,在資本麵前一切服務都可以商量。

邀請陳秋果同往,也算是感謝了。對於客戶的饋贈迪士尼不支援也不反對,全憑自願。回去的車上王心妍拉著張凝曦興致勃勃的為發朋友圈挑選著照片,司明宇則是和陳秋果聊了起來。

“心妍,告訴你個好訊息。”下了車之後司明宇說道。

“什麼事?”王心妍感覺有些不妙。

“陳秋果是魔都外國語的高材生,我請她晚上輔導你寫暑假作業,她已經同意了。”司明宇笑著說道。

“哥,我們是出來玩的。”這對於王心妍來說哪裡是什麼好訊息啊。

“所以安排在了晚上,不耽誤白天玩的。”

“陳姐姐是住學校麼?我聽說回去晚了宿舍會鎖門的。”王心妍不甘心的開始了掙紮。

“這個你不用擔心,給她在酒店開一間房就可以了,省下路上的時間可以多給你輔導半個小時。”司明宇一副我已經想到了的樣子。

此時王心妍已經滿臉寫著生無可戀了:“哥,你做得這是正常人類可以做出來的事情麼?”

“你回去的時候作業要是冇寫完姨媽豈不是又要嘮叨?我這也是為你好嘛。”